《八佰》誕生記

2020/9/1 12:36:00

《八佰》誕生記:一場全行業的集體接力

 
  采訪梁靜時,她正在丹東和管虎拍一部抗美援朝電影。就在幾天前,這部神秘的電影第一次公布了片名和海報——《金剛川》。身為管虎的妻子和《八佰》的制片人,她全程見證了《八佰》的誕生和大爆。
 
  上映10天,《八佰》票房已經突破19億元。在影院上座率仍維持在50%,影院復工才一個多月的當下,這樣的成績超乎許多人的預料。但梁靜非常平靜,“作為創作者,票房只是一個數字,它背后代表的是有多少人看到了這部電影,這件事對創作者來說是最重要的。”
 
  “想讓更多人看到”是整個團隊拍《八佰》的初心。從2011年寫出劇本初稿,到2013年電影立項,再到2017年電影開機,這是一個綿延近10年的故事。在這個故事里,資方出于信任不斷追加投資,主創一門心思搞“科研”,觀眾期待值也在不斷攀升。
 
  遭遇的波折比想象中多。從最早搭景時遇到雨季停工,到一年前突然撤檔,再到今年遭遇疫情,等待《八佰》上映的人越來越多。到最后,《八佰》已經成了一個檢驗全行業信心的試金石,背負的壓力和想象越來越重。
 
  所幸,在原有市場經驗和拍攝經驗幾乎完全失效的情況下,《八佰》依然“跑”了出來。回顧整個項目經歷的風風雨雨,梁靜感嘆,技術上的問題都不是問題,最難克服的其實是人心的問題,“讓團隊擰成一股繩,讓大家堅信這是一件牛逼的事兒,這很難。”
 
  《八佰》里,13歲的小湖北在表哥端午犧牲后,心目中的孤膽英雄趙子龍形象逐漸清晰——端午身騎白馬,掌中一桿銀槍,義無反顧地沖向對面黑壓壓的敵軍。
 
  如今的《八佰》正像那匹沖出四行倉庫,奔跑在蘇州河畔的白馬。馬背上的趙子龍們無所畏懼,圍觀的南岸看客們也終被感染。是他們,共同鑄就了這部打破多個票房記錄的電影。
 
  頂尖團隊+頭部公司,《八佰》“夢之隊”的集結
 
  那個“十年磨一劍”的故事至今為人津津樂道。早在2010年以前,管虎就想拍八百壯士的故事,2013年還特意去象山勘景,但因為場地不合適作罷。直到2016年,管虎才找到合適的拍攝地。于是,項目重啟,劇組開始規劃那塊200畝的空地,準備搭景。
 
  一開始,大家和梁靜都覺得這事兒幾乎不可能完成。從題材到拍攝地,再到拍攝難度,每個環節都困難重重。但當這個大工程在管虎的努力下,越來越清晰地展現在大家面前時,人們終于意識到,這件事對他來說有多重要。
 
  對于投資《八佰》,起初華誼內部有過猶豫。當時國內歷史戰爭片的票房還沒有達到過10億,投入好幾個億拍《八佰》,賠錢可能性很大。但大家都很看好劇本里講述戰爭的獨特角度。和其他戰役不同,這場發生在四行倉庫的戰爭規模很小,而且是敗仗。比起戰爭本身,管虎更想呈現戰役背后的人性和民族性。
 
  在情懷的驅動下,華誼決定陪管虎賭一次。為了幫助管虎,一直在做演員的梁靜第一次轉型做制片人。從演員到制片人,思維方式會有個明顯的轉變。演員大部分時候只需要對自己負責,但制片人要對整個電影負責。在華誼、管虎和她的公司七印象之外,她決定找到對電影幫助最大的人和公司,“要把行業里比較重要的幾家影業都拉到一起。”
 
  騰訊影業是梁靜“拉入伙”的第一個聯合出品方。“他們背后有一個強大的宣發團隊。”梁靜說。在強大的資源之外,騰訊集團副總裁、閱文集團CEO、騰訊影業CEO程武很有電影情懷,一直也很喜歡戰爭題材,對《八佰》這個項目非常看好。
 
  “這個項目從劇本,到粗剪、精剪、定剪,每次看我都會被深深打動。所以,我一直跟團隊強調,務必全力以赴。”程武說騰訊影業從2016年開始接觸項目,當初,梁靜把《八佰》劇本從北京寄給當時在深圳的他,上午寄到,他中午就看完了,期間數次落淚。
 
  在程武看來,《八佰》在民族精神之外,本身在敘事和技術層面也達到了一個新高度,將會成為中國戰爭片的里程牌,“電影行業本來就是一個高風險的行業,但也是一個有情懷的行業,我們相信好內容的力量。”
 
  同樣被這個故事打動的,還有曹郁、林木等幕后工作者。《八佰》的攝影指導曹郁,和管虎神交已久;美術指導林木和錄音指導富康與管虎合作多年,配合默契。“面對這樣一個中國電影工業化上前所未有的挑戰,必須要找到專業頂尖的、理念相通的人一起來完成。”梁靜說。
 
  頂級制作團隊+頭部影視公司,從一開始,《八佰》就是一個高舉高打的項目。龐大的投資和豪華的班底讓它出生時自帶光環,也讓它此后經歷的每次波折都備受矚目。
 
  導演要有制片思維,專業性是工業化的基礎
 
  最先讓劇組措手不及的,是蘇州的雨季。那是2016上半年,《八佰》劇組的置景工作即將結束,演員大部分已經談好,簽了合同。萬事俱備,只等開機。沒成想因為一場百年不遇的雨季,劇組被迫停工。“因為建筑緊挨著陽澄湖,土質很松軟,地面突然出現下陷,不得不重新維修和做安全防護。”梁靜說。
 
  這樣一來,拍攝日期就延后了,許多演員因為檔期問題都得重找,最后只有李晨、張譯和王千源留了下來。終于,2017年夏末,《八佰》正式開機。
 
  讓梁靜感動的是,盡管開機時間延遲了一年多,但曹郁、林木等主創成員和一線的攝影師、美術師一直都在,從未離開。停工的這段日子,他們不是在蘇州的工地上,就是在北京公司的沙盤上規劃著200畝的空地。
 
  “信念很重要。”梁靜說。從籌備到開機,《八佰》歷經波折。有時,梁靜會有種走一步算一步的感覺,但從沒想過放棄。大家就像《八佰》里的戰士一樣,在導演管虎的帶領下,時刻準備沖橋。
 
  選擇用IMAX攝影機是一個偶然。那是《八佰》開機前夕,華誼兄弟副董事長、CEO王中磊在上海國際電影節偶然接觸到了一家制造IMAX攝影機的公司,當時諾蘭已經用IMAX攝影機拍了電影《敦刻爾克》。他立即想到,反映蘇州河兩岸、需要開闊視角的《八佰》是不是也可以用IMAX攝影機。
 
  聽到這個消息,起初管虎還有些猶豫,但身為技術控的曹郁很興奮。當時全球只有6臺IMAX攝影機,劇組也只能借到一臺。如果用IMAX攝影機,就意味著拍任何場景都只能用一個機位拍攝,拍攝時間會大大拉長。與此同時,IMAX畫面對美術和群演的要求也會更高。
 
  最終,大家還是決定試一試。《八佰》劇組人最多的時候達1500人,群演前后也用了有5000人。許多大群戲都要調度上千人,拍攝難度很大。更重要的是,為了體現南岸的眾生相,劇組每位群眾演員都有自己的人設和故事,而非背景板。
 
  為了訓練好除了幾位主創之外的“八百壯士”和“日軍”,劇組從武校、中戲和北電等專業院校挑選了幾百名專業學生,提前進行了半年集訓。南岸的群演也不是普通演員,都是能講得了臺詞,每天幾百元甚至上千元的特約演員。
 
特約演員一般都是按時間和劇組簽合同,一天工作超過8小時就要加錢。導演在拍攝時一般不會注意時間,制片組就比較緊張。“每次快要拍超時的時候,我都會沖上去說不行,在群演上超支太不劃算了。”梁靜說。
 
  因為主創的高要求(比如用真實的照明彈等),劇組預算不斷追加。“想拍大片,導演一定要有制片思維,不然很容易失控。”每次制片組把具體的成本等數據給到管虎后,他都能估算好拍攝的時間和節奏,繼而把開支控制在可控范圍內。
 
  什么時候該幫助導演,什么時候該拒絕導演,這是梁靜在操盤《八佰》這個項目學到的制片經驗。“大家都是講道理的人。比如拍《八佰》確實需要1500人,我們就會幫導演找更多更好的群演。但某些確實完不成的鏡頭,我們也會勸導演,能否通過拍局部的方式,達到他想要的效果。”
 
  經過8個多月的鏖戰,《八佰》順利殺青。殺青時,所有人都知道,這會是一部國產電影工業化的標桿之作。在梁靜看來,《八佰》的工業化,源于每個工種的專業性。
 
  “國產電影工業化難,主要是體制問題。”梁靜說。有太多從事專業工種的幕后工作者得不到應有的尊重和待遇。久而久之,越來越多人放棄了自己的專業。梁靜記得,以前她去拜訪國外電影公司,即使是一個場工,也很熱愛自己的工種,這在中國很難看到,“我們現在缺的不是硬技術,而是人才。”
 
  電影“停”宣發不停,全行業助力《八佰》上線
 
  被迫撤檔恐怕是《八佰》遭遇的最大波折。
 
  那是去年的上海國際電影節。《八佰》撤檔的消息突然傳出,業內嘩然。管虎當即決定戒掉每天都要抽的雪茄,《八佰》一天不上映,他就一天不抽。
 
  資方也在焦灼地等待。“463天,每一天‘八佰’都會出現在我腦海里。”在8月14日《八佰》的云首映禮上,華誼掌門人王中磊淚灑現場。代表騰訊影業出席的程武也感慨萬分。從第一次看到成片粗剪到現在,他已經看了數次《八佰》,這次在首映禮上觀看時仍然拿出了紙巾,為影片中“丈夫許國,實為幸事,舍生取義,兒所愿也”的故事、精神動容。
 
  “其實我們在拍攝過程中,一直順風順水,簡直有種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感覺。”梁靜說。除了天氣不可控之外,其他的一切“都很可控”,即便是上千人的大組,因為嚴格把控了場地建筑的標準,重視防護工作,殺青時沒有一人傷亡。
 
  雖然因為種種原因暫時無法上映,但大家的工作都沒有停。
 
  等待的400多天里,管虎寫了四五個劇本,有時會去剪輯房修改一下《八佰》的細節。作為聯合宣發方,騰訊影業也很早就開始籌備項目的宣傳工作,包括分擔了一部分數據和觀眾調研的工作,策略梳理,溝通內外部的推廣資源……大家都時刻準備著。
 
  進入2020年,疫情的襲來讓整個影視行業被迫停擺。直到今年7月,影院才開始陸續復工。8月2日,《八佰》官宣定檔,成為影院復工后上映的首部大片。
 
  此前王中磊就透露過率先拿出《八佰》的原因:一是作為電影人的擔當,二是對電影質量有信心。程武也支持這個決策,沒有一絲一毫的猶豫。此前,騰訊影業參與出品的《第一次的離別》就是影院復工后上映的首部新片。
 
  從8月2日定檔到8月21日上映,只有短短十幾天的時間。如何助力影片的宣發工作?騰訊影業整合了騰訊系的優勢資源,在線下,《八佰》覆蓋了數千家網吧的開屏彈窗、桌面廣告位等;在線上,微信朋友圈、QQ等平臺上也不乏《八佰》的身影,同時,也聯手快手,打下沉市場。
 
  “感謝”是主創團隊在提及《八佰》時最常說的話。“電影是人們追求精神世界滿足的集中承載。人們會帶著期許,在有儀式感的觀影過程中收獲鼓舞、同情和感動。感謝這么多行業伙伴和4000多萬的觀眾,和我們一起完成了這個儀式感。”程武說。
 
  “很感謝騰訊影業和光線傳媒,包括現在阿里影業也在幫我們做后續的宣發。上映后,《八佰》更是獲得了全行業的支持。”梁靜說。前幾天,她刷到一個抖音視頻,一個白發蒼蒼的老人看完《八佰》,狂哭不止,他的老伴一直在旁邊安慰。此情此景,看得她也熱淚盈眶。

  如今的四行倉庫幾乎每天都爆滿。許多人來到這里,在那個滿是彈孔的紀念墻前獻花,還有人在墻前擺煙。這是為了紀念《八佰》電影里的羊拐和老鐵。電影中,一直怕死的老鐵選擇留下來殿后。生死相隔之際,老鐵給羊拐丟過去一盒煙,“瓜慫,煙是你的命”。
 
  就像電影里蘇州河北岸的戰士們一樣,大家都覺得,能參與《八佰》是“無上榮光”。
 
  梁靜記得,有次她給學生們上表演課時,有一個旁聽的表演愛好者舉手說,我有幸參演過《八佰》。他在《八佰》里飾演一個南岸的普通百姓,“這是我第一次感覺到被尊重。因為導演組每天都讓我們寫一個自己的人物小傳,思考第二天的拍攝中自己是誰?在哪兒?在做什么?”

  從資方到主創,從主創到觀眾,《八佰》的成功源于全行業上下的共同努力。好內容本身就具有打動人心的力量,它是資方愿意不計風險投入、觀眾愿意二刷三刷的根本。有《八佰》在前開路,將來,或許會出現更多突破類型片票房天花板的標桿之作。
 
  來源:北京日報客戶端
  作者:肖揚  
 
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2020/0831/c419388-31843325.html
 


更新時間:

全部評論()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
腾博会诚信为本在线 - 腾博会官网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