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樹文:幽林演奏朦朧之美

2020/7/23 10:17:00

幽林演奏朦朧之美
——談談石子組詩《在你的血液里播下一顆種子》及其它
 
作者:陳樹文

 
  拿到石子詩集《草木的事業》,說心里話,我內心是很猶豫的。主要是眼界與識詩水平有限,加之各種形態的網絡大躁動,似乎無孔不入地稀釋著現代詩的審美標準與辨識度。對詩的本質認知接近解體,共識淹沒在大媒體的粗鄙化和泡沫化中。連批評家霍俊明也感嘆現在無能寫作、無能批評的詩歌時代。但好詩總會在閱讀過程中出其不意地投入我們的視野。幽林石子的詩就是這樣,于眾多的作品中浮現并深深打動我,她是使我不得不想說說的一位實力女詩人。
 
  我與幽林石子并沒見過面,但在博客、微博、微信里常常讀她的詩,印象很不錯。她的詩干凈、純粹,有靈性。如她的筆名一樣,是一片純情的自然天成的石子星空。詩友不以熟悉程度、見面多少來衡量,對詩的認可才是重要的。她的詩深深感動著我,就以未見面的詩友視角談談吧!只是一些個人的見解,與詩友們交流切磋而已,算不得詩評,四川話說叫擺擺龍門陣。
 
  一、林中優美嫻熟的種詩技藝
 
  石子有一組愛情詩《在你的血液里播下一顆種子》,包含二十九首短詩,全詩貫穿了她獨特的藝術表達方式。她對愛情與青春有一種與眾不同的詩意表達。河流、憂愁、月亮、春天、云朵、瓶子、夢、花、水、風等等平凡而簡單的詞匯,在她的心靈之弦中翻騰著、交織著,首首都給人新鮮奇妙的感覺。我驚訝于她玩轉這些意象時所呈現的渾厚的詩性與語言的靈性,這是一種自然嫻熟的種詩技術。
 
  我先以其中的兩首短詩作比較。第一首《一座浩瀚的春天》,“一滴雨/寫進你的胸膛里了/另一滴雨/也照著他的思路/悄悄寫上去/越來越多的雨點/互相學習,撰寫出/一座浩瀚的春天//你心中有語言的滿天星斗/體內撒滿藝術的種子/那本醉意綿綿的信箋喲/搖搖晃晃地/飄在風里/我依稀聽見/風在語無倫次時/向每一個方向/躲避"。第二首《說出春天的真相》,"其實我已站在你的另一面/說出了春天的真相/我喜歡在傾訴時/目光/迷茫一點點/喜歡火焰中的孤寂/張開手指時/火苗也猶豫一點點/輕輕/走過去/走過來。"。兩首詩表達的是同一個主題,有一種想象中的浪漫,也留存現實中的靦腆,語言文字中綴滿情絲中的細結。它們的寫作時間只相隔八天,后一首卻進入前一首建立的小胡同。但語言沒有被此胡同套進去,意境各自成局,自成門派而又相得益彰。這兩首詩的結尾分別這樣寫道:“風在語無倫次時/向每一個方向/躲避”、“火苗也猶豫一點點/輕輕/走過去/走過來”。追求者醉步飄搖,而回答卻顯得羞澀,所以語無倫次,赧然躲避;因為要收緊一些熱情的星火,只能以平靜的流水暫時壓縮火苗。彼此相對無言,輕輕地握手,凝望。兩種結尾,動感不同,意象的組織不同,各有韻味。想象奇特,語言非常精妙。一般作者,這樣同一主題的詩歌技術處理是很難的,想象很容易進入同一隧道,思維容易像纖維一樣扭成一團。石子能把相同題材的詩歌寫得非常有新意,與她的生活經驗、成長過程、知識結構是想關聯的。她沒有學院派詩群繁花似錦的交游、奔騰研討的經歷,但她有底層女性對生命對人生深入骨髓、刻骨銘心的愛,有農村生存狀態、油鹽柴米的痛徹心扉的認知。這是她圍繞一個題材寫不盡、不雷同,永遠可挖掘的深層原因.她的筆名就是最好的詮釋。
 
  這組詩還有兩首直接命題春的詩歌《目光深處的春天》與《請一縷春風回去》,也描繪了愛情的另一個視覺與層面,讀后令人擊節贊嘆。《目光深處的春天》結尾句“你總會牽著我的手/坐進花蕊中/一朵一朵/在墨香中/擺渡”,《請一縷春風回去》結尾句“我不信/必須以一首歌的主音/點明我的內心/請他回去”。兩種結尾,流露作者兩次不同的情感體驗。這應該是愛情起伏時兩種不同的波浪線,有激動,有靦腆,也有猶豫,還有隱性的拒絕.心靈之舟或擺渡,或揮手。這是兩幅截然不同的愛情畫面。組詩自然伸展的詩性觸角,引領讀者在她的詩歌曠野中游走、思索、觸摸……。
 
  二、意象通感的朦朧美源遠流長
 
  當今詩壇, 意象與通感的運用, 無處不在。石子在詩中交叉兼顧運用, 有的通篇句句通感,到了無以復加,出神入化的地步, 至使許多讀者如墜煙霧, 分不清南北,無法讀懂。她還有二十四首抒情詩, 我們來讀讀其中的兩首,看看她是怎樣用通感技藝將她們手到擒來的。“我看到一些根深入六月的陽光/因有人間的苦痛作養料/花兒開得寒了些,冷了些/她需要一個很好的名聲/長路/頂天立地”(《雪花》);“在離開的路上/溫度適宜種子們戀愛/她們深知/過于羞澀不會寫進春天/所以努力把身體打開/完成草木的事業//最遠的目的地/所有愛情都極其火熱/陽光已深入骨髓/一不留神/就把家里的事情/丟進了下一個節氣/下下個節氣里/黃葉飄零/柴米油鹽/慢慢冷卻/小雪/悄悄歸來(《小雪歸來 》)。這兩首詩的主題都指向于季節轉冷時土地的斑斕影像。《雪花》這首詩中“苦痛、寒、冷、名聲、陽光”這些詞用得非常精確。此詩短小精悍,想象奇特,看得出是一氣呵成的作品,且朗朗上口,容易記住。《小雪歸來》貌似在詩體中融入了幾個愛情生活境頭。季節的變化確實像我們的家庭一樣,隨時間的加深,溫度有很大改變。此詩的主題有游移的傾向,既可以作為愛情詩來讀,也可以作為季節詩來讀。石子在此詩中運用了通感手法,達到了出神入化的效果。
 
  石子在創作談里說﹕“我可以把一滴水從液體結冰成固體這個過程想象成一場失敗的婚姻……還可以把一朵花在風中的顫動想象為搖擺的愛情,男女的情愛本來就是不安定的……”。我們讀她的詩,思想必須敞開一些,放活一些,思維多走幾條路,不然會讀不懂她的詩。我突然想起一個叫“詩無達詁”的成語來。漢人董仲舒根據后人借古語以說“我”之情,曲解《詩經》成風而發明的這個詞。是說《詩經》沒有通達的解釋,即無統一的理解。我認為這是對石子詩中通感運用的最好注釋。無論何時,人間有多少年輕人,就有多少不同的愛情,也有多少不同的愛情表達方式。而石子是屬于非常含蓄而內斂的那種,你要有相當敏銳的觀察力,才能發現或捕捉到他情感葉脈上的流動的波光。讀她的詩,你要全面運用你的視覺、聽覺、觸覺、嗅覺等等感官去理解通達。詩的朦朧古來有之,現代詩很多是寫潛意識中的瞬間感受,更需要靜下心來深層次閱讀與思考,讀石子詩尤其如此。
 
  三、一束束靈性的根系游弋于土地深處
 
  每位詩人都有一片深愛的土地,掘進去了,詩歌的根系就會摸索到自己的黑夜與養料,并游弋于土地深處。石子種詩成林,取名“幽林”,叢林懷抱石子,擺出飛翔的姿勢。我想石子的這個筆名與她的經歷,她的生活息息相關,尤其與她的創作才能,很相匹配。也許她的筆名是經過深思熟慮而取的,即使偶然得之,也與她的詩魂相契合。其實任何一個人的筆名,有些時候恰恰可以為作者營造一種創作氛圍。名字的光斑有時就顯示了作品的氣候與溫度。
 
  她的某些詩歌,也可以理解成創作談,那是完全詩性化的創作談。比如《欲望的鎖孔》,“進一點,再進一點點/是詩的大動脈、小動脈、毛細血管/血液靜靜流淌/退了,還退一點點/是狼穴/山峰下的叢林深處/欲望的鎖孔/一只狼,不用引導另一只狼/他們以詩歌的名義/愛情為前提/遷移到這里//注意/不用鑰匙/隱秘的欲望的鎖孔/當心”。這與一首詩在創作時,在詞句意境的鑄造里遇到困難,反復琢磨,反復修改,非常相似。然而這似乎并不是石子想表達的主要目的,還有另一種暗示,包裹在云霧中。需要詩人自己去撥開,去挑選,去剪輯。似乎有多條路交叉在我們面前,選最適合自己的就是了。還有《石頭的夜》, 把它理解成創作中的執著與堅守是非常準確的。“夜執著而堅硬/塵埃找不到進口/很多人經過時都不明白她的用意/還用錘子試一試天空/月亮巧妙地逃過密集的錘頭/云的濃度加深了黑暗/卻像水晶一樣透明/策劃后完成美/需要一生的時間//石頭越來越安靜/能聽見生活的筋骨咯吱作響/質地純正的夜空/星星在每個驛站跳舞/意境完美的花朵都趕在黎明前/開進了幽深的耳鬢/此夜對鏡不梳妝”。此詩是作者詩歌創作時心理與現狀的真實寫照。創作就如一次長途跋涉,有時比跋涉更艱難更孤獨,沒有行囊,沒有人陪伴。是深夜里一個人的獨行,甚至要在喧囂與幸福中去提煉寧靜享受痛苦,這是一種生活的藝術,也是一種文化的意義空間。這種刻骨銘心的創作過程,形象地將創作難度上升到別人難以想象的程度,不是創作談是什么呢? 由此看出石子的生活便是詩,詩便是她生活的一個個活性的境頭。
 
  我們再看一首《死亡中的哺乳》,“如果能夠逝去/請把我的身體/安葬在花里/我要懷著我的詩兒/ 躺在春天的一角/像母親懷著她的兒女/走在生命的十月/我將用一生的時間/哺乳//在死亡里/在一朵花的墳墓里/我把我的詩兒/養育成四季/養育成一次又一次/死亡”。之前說過,創作之路是艱難的,這首詩再一次形象化地展播了不平的創作路徑。而且更進一層,增添了死亡的氣息,這里的“死亡”或許只是一次花落時的小憩,是時間的夢囈而已。但貼上了疼痛的傷疤,凋零時的淚眼,可以聽見碎片敲擊靈柩時的聲音。
 
  她還有一首詩《長成莊稼的模樣》,“有風吹來/風吹過頭頂/夢想搖一搖/在春天里/我找不到出口//我在我的地里勞作/讓莊稼成為我的老師/讓師長成為我的作品/當秋天來時/我發現自己/已經長成莊稼的模樣”。此詩有幾個代表性的詞語“夢想、勞作、莊稼、師長、作品”,很清晰地點明了此詩的主題思想,作者的創作境況,詩歌語言樸實、清新,流暢自如,不走晦澀路徑。寫到這里,似乎可以以此詩作為石子詩歌創作的一個小總結了。她在她的地里勞作,不辭勞苦,當秋天來時,我們發現,她已經長成莊稼的模樣。
 
  作者簡介:

  陳樹文,男,四川省作協會員,成都市市作協理事。出版詩集《陳樹文抒情長詩選》《找尋京脈》,散文集《趙云與通都大邑》《一座山一座城》《川西勝景靜惠山》。有詩歌、散文、小說、論文、考古文章散見于全國各報刊雜志。成都市大邑文化館文學輔導員。

 

  【幽林石子,女,實名石世紅。知名音樂詩人,評論家,詩歌和評論發于《星星.詩歌理論》《星星.詩歌原創》《山西文學》《散文詩》《草堂》詩刊《國際詩歌翻譯》《世界日報》《歐華導報》《西北軍事文學》《中國兒童文學名家名作》《讀首詩,再和孩子說晚安》等國內外各級報刊雜志。有詩作入選《2015中國年度作品.散文詩》《2015中國詩歌排行榜》《2017中國詩歌排行榜》《2012中國當代漢詩年鑒》《2018中國詩歌年選》《雙年詩經2017-2018—中國當代詩歌導讀暨中國當代詩歌獎獲得者作品集》《2019中國新詩排行榜》等多種年度選本。出版詩集《草木的事業》(“百年詩庫.實力詩人”之一,長沙市文藝創作重點扶持作品)。】
 


更新時間:

全部評論()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
腾博会诚信为本在线 - 腾博会官网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