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五昌:略論新世紀以來中國新詩寫作的藝術“增長點”

2020/6/8 8:06:00

 

譚五昌:略論新世紀以來中國新詩寫作的藝術“增長點”

 

譚五昌微信公眾號開設前言

 
  近些年來,隨著互聯網技術的迅猛發展與廣泛普及,人們在網絡上開設博客、微博、微信群、微信公眾號等新媒體交流平臺,已是司空見慣的事情與現象。我本人對于新媒體技術知之不多,了解不深,可以說對于網絡新媒體這一嶄新領域并不在行,但我非常知道,在當下,我們人類的生活離不開新媒體技術,離不開數字化生存的21世紀人類生活新模式,一個非常顯而易見的事實是,新媒體技術為我們人類的生活提供了以前不敢想象的方便與快捷,尤其重要的一點是,新媒體技術為我們提供了海量的知識與信息,對整個人類的精神生活產生了潛在而深刻的重大影響,一句話,在當下的時代語境中,我們只有以良好的心態積極面對并充分利用好新媒體技術,才可能對于我們自身的日常生活尤其是精神生活加以理想化的塑造。

  說到微信公眾號,這是在網絡新媒體領域頗受人們關注與重視的一個交流平臺,近些年廣為流行與普及。我本人在許多學術團體開設的微信公眾號與許多名人開設的微信公眾號里,讀到過許多具有時代特質的詩文,這些詩文或充滿思想性、學術性、人文性,或彰顯藝術性、紀實性、信息性,我自己感覺,絕大多數微信公眾號是一個頗為理想化、純粹性的交流平臺,因為交流雙方志同道合,不存功利之心,大家是出于相同的愛好、興趣、追求而走到一起來了,而以個人名字命名的微信公眾號(無論是文化名人還是吃瓜群眾),說白了,就是微信公眾號創建者本人為自己搭建的一個召喚志趣相投者的無限廣闊的朋友圈與交流空間,微信公眾號建立起來后,志趣相投者(或朋友)越多,人氣越旺,應該越能展示該微信公眾號的存在價值。前幾年,有一些弟子與朋友私下鼓動我以個人名義開設一個微信公眾號,我出于謹慎,婉言謝絕了。前些日子,胡建文、藍冰琳、盛華厚、陳瓊、吳迪、劉雅閣、馬文秀、王長征、袁翔、唐梅、賀小華、陳桂明等朋友、弟子、老鄉極力鼓動我以自己名義開設一個微信公眾號,他們中的大多數人是很有才華的青年詩人與藝術家,而且非常熟悉與了解網絡新媒體技術。在受到他們熱情的鼓動與反復勸說后,我終于下決心開設一個微信公眾號了。希望以我本人名義開設的這個微信公眾號,能夠團結到一大批熱愛詩歌、熱愛文學、熱愛藝術、熱愛精神生活的詩友文朋,期望我們大家能夠通過這個交流平臺長久收獲我們生命中最為純粹、豐富、美好的精神財富。
 
  最后向大家交代一下,鼓動我開設譚五昌微信公眾號的朋友、弟子、老鄉們建議我的微信公眾號在2020年5月1日正式開始運營,因為大家一致善意的公認我是當下華語詩壇的“勞動模范”,所以選擇勞動節這一天推出自己的微信公眾號特別具有象征意義。
 
  是為前言。
 
  譚五昌
  2020年4月30日夜
  寫于北京京師園
 

略論新世紀以來中國新詩寫作的藝術“增長點”
  

  【該文刊發于《鴨綠江·華夏詩歌》月刊2020年第六期】
 
  作者:譚五昌

 
  進入新世紀(21世紀)以來,隨著中國社會多元化文化格局的生成與定型,加上網絡詩歌的異軍突起,特別是近些年來自媒體詩歌的廣為流行,對傳統紙媒詩歌造成巨大的沖擊,傳統的詩歌格局發生了革命性的變構與重組,既有的權威秩序被打破了,新的秩序尚在建構之中,于是,當下的中國新詩寫作在語言風格、表現手法、題材取向、美學形態等方面也相應呈現出極為鮮明的豐富性與駁雜性,一句話,多元化格局已經成為新世紀中國新詩寫作的美學主潮。從語言角度來看,“書面語寫作”、“口語寫作”以及“書面語”加“口語”的“復合型寫作”并行不悖,且持各種語言寫作向度的詩人人數眾多,蔚為大觀。同時,在“書面語寫作”內部還可以分成兩種寫作傾向:“學院化寫作”(它通常也被指稱為“知識分子寫作”)與 “生命寫作”。王家新、歐陽江河、西川、臧棣、孫文波、西渡、張曙光、耿占春、姜濤、周瓚、蔣浩、冷霜等“知識分子”詩人延續著上世紀九十年代的寫作方向,在詩藝與思想層面不斷拓展,收獲頗豐。例如,西川創作出了《蚊子志》等一系列充滿思想文化智慧的跨文體詩歌文本,臧棣創作出了一系列以“叢書”命名的充滿知識與技術含量的詩篇,歐陽江河則創作出了構思宏大、氣勢磅礴、彰顯出色修辭能力的長篇巨制《鳳凰》,受到詩壇的廣泛關注與好評。而在所有持“生命寫作”價值取向的書面語寫作的詩人當中,樹才、張燁、藍藍、李少君、龔學敏、華清、蘇歷銘、梅爾、高興、祁人、莊偉杰、曉音、李云、唐成茂、遠岸、方明、顧春芳、安娟英、王芳聞、李永才、陳小平、李寂蕩、楊廷成、冰虹、孫思、段光安、莊曉明、干天全、卜寸丹、卡西、夏花、杜杜、娜仁琪琪格、銀蓮、李榮茂、大衛等一大批較具代表性的詩人,為讀者陸續貢獻了《雅歌》(樹才)、《我生如草芥》(藍藍)、《傍晚》(李少君)、《在九寨溝叢林中穿行》(龔學敏)、《蝴蝶蘭》(華清)、《南風古灶》(蘇歷銘)、《十二背后》(梅爾)、《兄弟》(高興)、《和田玉》(祁人)、《為碎玉祭禮》(莊偉杰)、《古寺在心》(李云)、《肩膀上的春天》(唐成茂)、《黑暗中,聽萊昂納德科恩的歌》(遠岸)、《燕南園》(顧春芳)、《高處的青稞》(楊廷成)、《團泊洼秋天滴血的殘陽》(段光安)、《佘山記》(卜寸丹)、《我與海從未有約定》(夏花)、《了不起的圖釘》(大衛)等藝術感覺靈動曼妙、生命體驗獨到深刻、意境優美生動的詩歌文本,這些詩歌文本以其情感的純度與深度而光芒獨具,贏得讀者的認可與喜愛。
 
   “口語寫作”作為一種相對新穎的寫作向度,自20世紀八九十年代開始濫殤,進入21世紀則形成一股寫作潮流,它在藝術方法上主要致力于對“語感”的營造,在內容上則強調對日常生活經驗的表現與提升。其中,于堅、嚴力、尚仲敏、伊沙、侯馬、中島、徐江、趙麗華、唐欣、沈浩波、劉川、馬非、老刀、非亞、趙思運、冰峰、黃海兮、楊罡、桂杰、伍遷、斯如、榮斌、吉小吉、溫暖的石頭、龍俊、羅暉、老德、水筆、許耀林、程立龍、阿斐、雪馬、張二棍、趙立宏、阿琪阿鈺、郭思思、李強等一大批詩人在“口語寫作”上表現較為突出,為詩壇提供了《純棉的母親》(于堅)、《黑暗之歌》(嚴力)、《讀<資治通鑒>有感》(尚仲敏)、《清明節》(侯馬)、《胡楊》(中島)、《貴客》(劉川)、《暴雨將至》(馬非)、《錢》(老刀)、《北戴河的雨》(冰峰)、《紙》(楊罡)、《夜色如詩》(阿斐)、《打鐵》(李強)等一系列外在形式單純實質思想情感厚實深刻的優秀口語詩文本。
 
  “書面語”加“口語”的“復合型寫作”綜合了“書面語寫作”和“口語寫作”所具有的藝術優點,因而持這一寫作傾向的詩人在數量上更為可觀。其中,莫非、梁平、程步濤、車延高、高凱、姚風、田禾、谷禾、謝克強、劉向東、楊志學、李自國、阿毛、王夫剛、熊國華、木汀、周占林、唐詩、韓慶成、陳泰灸、鄭小瓊、唐晴、倮倮、楊北城、安海茵、寶蘭、田湘、高作余、林之云、寧明、王愛紅、李林芳、甘建華、馬海軼、大槍、胡建文等一大批詩人較具代表性,他們同樣為詩壇奉獻出了《寒了心》(莫非)、《西川佛都》(梁平)、《提心吊膽的愛你》(車延高)、《村小:識字課》(高凱)、《耳邊風》(姚風)、《喊故鄉》(田禾)、《虛無的藍》(谷禾)、《青藏鐵路》(謝克強)、《樹樁上的雪》(劉向東)、《晶瑩的,閃著光芒的雨滴》(楊志學)、《你將一無所知》(李自國)、《矗立的文字》(木汀)、《女工記》(鄭小瓊)、《一個人的力量是弱小的》(唐晴)、《鋸木廠的秋天》(倮倮)、《我趁著夜色來到海邊》(楊北城)、《打聽娘的名字》(寶蘭)、《我終于替代父親》(田湘)、《猛虎集》(高作余)、《斷章:寫在臥夫追悼會現場》(大槍)、《跟著父親上山》(胡建文)等一大批藝術形式與思想情感內容俱佳的詩歌文本。
 
  上述三種寫作傾向形成了一種既相對立、疏離又互補互滲的復雜情勢,多元化的詩歌寫作格局得以徹底彰顯,由此呈現出新世紀詩歌的某種繁榮態勢。
 
  在新世紀(21世紀)二十年來活躍紛繁的詩歌寫作中,陸續出現了六個值得關注的詩歌寫作現象,可以理解為新世紀中國新詩寫作中新的藝術“增長點”。下面,對于這些新的藝術“增長點”,分別予以簡要介紹與論述。
 
  1 
  藝術“增長點”之一:“先鋒性寫作”
 
  所謂的“先鋒性寫作”是指詩人對傳統詩歌理念與美學趣味的背離,對傳統語言形式與藝術風格的反叛,以及對現存詩歌文化秩序的突圍沖動。新世紀以來出現的“先鋒性寫作”,首先是對第三代詩歌先鋒精神的繼承,它有時以極端的姿態來凸顯其前衛性的詩學觀念(例如“下半身寫作”的詩學主張),實質上卻是對新世紀大眾文化潮流自覺或不自覺的迎合,在具體的實踐過程中,“先鋒性寫作”與“口語寫作”常常呈現大面積重合與交叉的現象,這是由口語詩人的寫作立場導致的結果。當然,也有一部分詩人持書面語寫作,但其文本同樣呈現出鮮明的先鋒詩歌精神。全面來看,在“先鋒性寫作”向度上,陸健、童蔚、伊沙、侯馬、宋琳、梁曉明、沈浩波、朵漁、呂約、馮晏、馬永波、海男、林雪、安琪、余怒、尹麗川、巫昂、胡弦、張執浩、向以鮮、閻安、楊小濱、汪劍釗、沙克、方文竹、黃梵、顧北、周瑟瑟、花語、劉劍、朱濤、雨田、馬培松、徐慢、譚暢、宇秀等一大批詩人表現搶眼。茲舉例而論,陸健在20世紀80年代便以先鋒詩人的面目出現在詩壇上,其詩歌寫作一直持守探索、實驗的先鋒精神,進入21世紀以來,陸健創作出了《夏娃》、《在丹江水庫乘水上飛機》、《身世》等一系列品質優良的先鋒詩文本,尤其創作出了長篇先鋒詩《一位美輪美奐的小詩人之歌》,由于其藝術手法的創新、精神內涵的豐富而廣受詩壇矚目,頗獲好評。受到過伊沙的影響并走得更遠的先鋒詩人沈浩波于新世紀初期以“下半身寫作”的主將身份在詩壇廣受爭議,但他并未長期迷戀于口語寫作與身體敘事,而是自覺地逐漸轉型,并根據創作需要適度使用書面語,以維護其先鋒精神的內核,沈浩波從早期對身體敘述的迷戀最終成功轉型為對靈魂探索與獨立精神品格的維護,將自己塑造成一個真正先鋒詩人的形象,他的《文樓村記事》、《奏鳴曲》、《蝴蝶》等均是具有頗高思想藝術水準的先鋒詩歌文本。與沈浩波等男性先鋒詩人形成對照,作為女性詩人,呂約詩歌寫作的先鋒品質主要體現在她對男權文化秩序的犀利解構姿態與對女性精神立場的堅定持守上。在呂約的《坐著》、《老子》、《歡愛時閉上的眼睛》、《兒童節的代價》等代表性文本中,我們既能感受到女詩人對于女性經驗深入到位的體察能力,也能體驗到女詩人語言簡潔、生動、尖銳、意象鮮明、思想睿智的創作特征,由此凸顯其出色先鋒女性詩人的形象。海男、林雪、安琪、尹麗川、巫昂、花語、譚暢、宇秀等女性先鋒詩人在對女性經驗有意無意的持守方面,與呂約存在性別文化立場的同構性與呼應性,她們同樣創作出了一批出色的女性先鋒詩歌文本。
 
  而那些男性先鋒詩人們,大致可分成兩種先鋒寫作向度:一種指向生命體驗,一種指向抽象哲思。前者可以向以鮮的《哪一座山峰沒有埋過白骨》、周瑟瑟的《滾燙的早晨》等詩作為例,后者可以閻安的《氣球與空虛》、梁曉明的《死亡》詩章、方文竹的《提籃子的人》等為例,敏感、獨特的生命體驗,與關于生命、死亡、時間、命運等深奧事物的深刻哲思,彰顯出先鋒詩歌文本感性表達與智性呈現的非凡魅力,尤其是指向抽象哲思的先鋒詩歌寫作向度,更能體現出先鋒詩歌寫作的重要價值,因之,童蔚、馮晏等一些女性詩人有意無意的淡化其女性身份,在其先鋒性詩歌文本中致力于哲思的表現。
 
  2 
  藝術“增長點”之二:“人性化寫作”
 
  毫無疑問,“人性化寫作”建立在“生命寫作”的基礎上,如果說,“生命寫作”是以生命意識為標尺的話,那么,“人性化寫作”便是以人性意識為特質。
 
  說得具體一些,在詩歌寫作過程中,有不少詩人,在生命意識彰顯的基礎上更深入一步,勇敢的進入到人性書寫與探討層面,剖析自己或他人真實而復雜的靈魂狀態。因而,“人性化寫作”在詩歌的內容上普遍顯示人性體驗的深度與廣度,顯示出對人的日常生存境遇與靈魂本身復雜情形的關注。葉延濱、韓作榮、瀟瀟、陳先發、楊克、潘洗塵、馬莉、駱英、曾凡華、李輕松、李皓、石厲、盧衛平、蔡天新、宋曉杰、梁爾源、三色堇、馬啟代、瓦刀、徐小泓、白恩杰、秦風、劉福君、王順彬、吳海歌、陳樹照、王霆章、徐庶、王永純、謝小靈、度母洛妃、舒然、阿B、阿里、李立、樊子等一大批獨立于詩歌幫派與圈子的詩人,均創作出了“人性化寫作”的優秀詩歌文本。現舉部分文本為例進行簡要點評:比如,葉延濱的《恩仇》一詩以童話般的表現手法,把母與子之間愛恨情仇的復雜糾結表現的酣暢淋漓,令人感動。韓作榮的《吶喊》則是詩人以靈魂自省的方式,把靈肉之間的沖突與掙扎大膽的表現出來,讀之讓人蕩氣回腸。而瀟瀟的《這個世界的殘缺》以人們對世界的普遍性抱怨、憤懣、詛咒態度為觀察點,詩人通過敏銳的思考與犀利的語言,揭示出“這個世界的殘缺”其實要歸因于每個人身上的壞毛病,這種對于人性缺點的認知無疑是非常深刻的。因而,“人性化寫作”大大彰顯出詩歌真實性的精神力量,展示出詩歌的內在深度。除前面提及的詩人詩作之外,陳先發的《自然的倫理》、楊克的《人民》、潘洗塵的《有哪一個春天不是絕處逢生》、馬莉的《用語言殺死自己》、駱英的《與麻雀對話》、曾凡華的《黑太陽》、李皓的《狗尾巴草》、石厲的《咖啡》、盧衛平的《母親不知道自己死了》、蔡天新的《憶張棗(1995)》、宋曉杰的《膽子越來越小》、梁爾源的《凈身》、衣米一的《水花》、吳海歌的《照鏡子》、王霆章的《插入內心的時光之刃》、瓦刀的《三重門》、度母洛妃的《叫醒自己》等“人性化寫作”的詩歌文本,在題材與風格上豐富多彩,各有千秋,值得贊許。
 
  3 
  藝術“增長點”之三:“神性寫作”
 
  簡言之,所謂的“神性寫作”是建立在生命寫作與人性寫作的基礎之上,是對生命寫作與人性寫作在情感層面的高度提純與無限升華,神圣性、莊嚴性、超驗性,可以視作“神性寫作”基本而重要的審美特質。“神性寫作”在20世紀八九十年代就出現在詩壇上,進入新世紀以來形成一股潮流,在文化詩學層面,“神性寫作”就是對于“口語寫作”有效且必要的審美反撥,它對詩歌寫作的大眾化與世俗化美學趣味予以自覺糾偏,這對于維護新世紀詩歌美學生態的平衡格局,乃至凈化當下詩壇精神環境,均具有不可或缺的重要價值,這一點已為人們所公認。
 
  通俗而論,“神性寫作”就是具有宗教性體驗或準宗教性體驗的寫作向度,它以崇高感作為自身最高的美學準則。從新世紀詩歌創作的主體風格面貌來考量,吉狄馬加、大解、寒煙、李南、姚輝、南鷗、王黎明、阿信、劉以林、徐柏堅、沙光、楊鍵、杜涯、譚延桐、冉冉、徐俊國、陸群、牛放、楚天舒、王琪、徐南鵬、扎西才讓、萱歌、肖黛、衣郎、曹誰、孔占偉、西可、衣郎、曹有云等詩人大致可以視為“神性寫作”的主要代表性詩人。
 
  有著彝族文化精神背景的詩人吉狄馬加對崇高事物有一種天然的親近與熱愛之情,因而,吉狄馬加的詩歌文本通常采取歌唱的方式來表達詩人對神圣境界的孜孜追求,他迄今三十余年的創作生涯就是尋求神圣心靈道路的過程,最能體現吉狄馬加“神性寫作”詩學風格的作品,當屬于他最近推出的兩部長詩《我,雪豹》(2014年)與《致馬雅可夫斯基》(2016年)。這兩部長詩是詩人吉狄馬加分別與純潔精神家園象征之物“雪豹”和崇高精神信仰化身的偉大詩人馬雅可夫斯基一次想象中的心靈對話,兩部作品的高邁立意與莊嚴氣象對讀者而言是一種精神的洗禮,其“神性寫作 ”的非凡感染力量是其他寫作向度的詩篇所難以比擬的。
 
  而那些具有漢族身份的堅持“神性寫作 ”的詩人們,他們本身并無充滿宗教色彩的少數民族文化背景,他們更多是以一種謙卑、敬畏的心態去發現日常生活中的神秘事物與偉大力量,然后以聆聽、仰望的姿態去對神圣性的事物予以細致、生動的藝術化記錄與呈現,同樣能夠帶給讀者的心靈以悠長深沉的審美陶醉與感動。例如,李南的《現在,曾經》以先抑后揚的手法,敘述了詩人自己由以前的無所顧忌轉變成對于神秘事物保持高度敬畏的心靈歷程,作品真誠、莊重的語調,凸顯出詩人對于超自然力量的膜拜之情。姚輝的《懸崖》以落日作為觀察對象,詩人從懸崖的角度描寫了落日的不同形象,字里行間充溢著一種具浪漫色彩的太陽崇拜情結。南鷗的《雕刻時光》對一個死者的身體狀態進行了細致、生動的場景描敘,詩作結尾神性的在場展現了詩人對于超凡精神境界的自覺追求。王黎明的《塵世的一天》以新穎、恰切的比喻,展示出詩人對于一天不同時辰敏捷、到位的理解,該詩結尾對塵世的超越意向頓時將作品升華至神性境界。 劉以林的《鳥》描敘了人與鳥之間一種奇妙的心靈互動關系,詩人天啟般的非凡想象與作品呈現的神奇境界相得益彰。肖黛的《水的秘密》以追溯人類生命起源的姿態,歌頌了水、生命、美、偉大的寂靜等非凡的事物,體現了詩人對神秘與神圣之物的內在敬畏。而西可的《上天梯》則是詩人運用原始思維的方式為我們展示了人類與生俱來的上天夢想,巫術般的想象力與魔幻般的情景描寫,使得這首短詩體現出典型的神性寫作特質,讀來意味深長。
 
  總之,這些各具特色的神性寫作詩歌文本為讀者提供了各種宗教性或準宗教性的情感體驗 ,以及多姿多彩的超現實藝術圖景,為新世紀的中國詩壇帶來了一道絢麗莊嚴的景觀。
 
  4
  藝術“增長點”之四:“長詩寫作熱”現象
 
  自新世紀伊始,許多詩人便投入大量精力與心血進行著長詩的創作,意圖通過營造在結構上較具規模與難度的詩歌文本來實現自己某種宏大的藝術追求,這種情形延續至今,出現了一種“長詩寫作熱”現象。這種現象一方面反映出中國當代詩人身上普遍存在的史詩情結,同時,它也是新世紀中國新詩創作繁榮態勢非常有力的表征。其中,洛夫的《漂木》、林莽的《記憶》、大解的《悲歌》、梁平的《重慶書》、《三星堆之門》、胡丘陵的《2001年,9月11日》、《2008,汶川大地震》、趙紅塵的《酒神醉了》、伊沙的《唐》、陸健的《田樓、田樓》、《一位美輪美奐的小詩人之歌》、洪燭的《我的西域》、《倉央嘉措心史》、黃亞洲的《行吟長征路》、劉立云的《上甘嶺》、路云的《彼岸》、鄭小瓊的《完整的黑暗》、侯馬的《他手記》、閻志的《挽歌與紀念》、海嘯的《海嘯三部曲》、董迎春的《水書》、高凱的《百姓中國》、阿爾丁夫·翼人的《沉船》、湯松波的《東方星座》、南方狼的《青銅調》、向以鮮的《我的孔子》、南鷗的《斷碑,或午夜的自畫像》、雁西的《致愛神》、趙曉夢的《釣魚城》、彭志強的《將軍令》、譚仲池的《東方的太陽》、唐德亮的《驚蟄雷》、張紹民的《自由百科全書》、張況的《中華史詩》、《大唐帝國史詩》、翟永明的《隨黃公望游富春山》、歐陽白的《心經》、吳昕孺的《原野》、張成德的《囍》、西木的《生死欲》、高世現的《酒魄·九歌》、曹誰的《亞歐大陸地史詩》等長詩均是在思想藝術上各有特點并引起詩壇關注的詩歌文本,較大程度上代表著新世紀以來長詩寫作領域所取得的最新成果與扎實收獲,并有力推動著新世紀中國新詩寫作的全方位拓展。
 
  5 
  藝術“增長點”之五:地域性或地方主義寫作
 
  在當下,隨著全球化時代的來臨,我們的寫作已置身于全球化語境之中,為了凸顯中國當代詩人的文化身份及寫作的有效性,對本土經驗的強調就成為中國當代詩人無可回避的寫作倫理與藝術追求。具體到當下的中國新詩寫作語境中,則必須強調一種地域性寫作或地方主義寫作,即詩人的寫作須立足本土,并在作品中自覺的融入本土的風土人情與審美文化經驗,使得詩人的創作充分傳達地方性知識與地域性生存經驗而具有獨特審美文化價值,進而產生獨特的藝術感染力。
 
  近些年來,地域性寫作或地方主義寫作在詩歌界已達成了一種共識,已有不少詩人自覺的進行著寫作實踐并進行理論的建構(代表性人物如譚克修)。在地域性寫作詩歌文本中,地域文化元素是其突出藝術表征,由此構成其獨特的文化氣息與審美價值。
 
  一般而言,地域性寫作須以特定地域的地理風景、民俗風情、歷史傳說、人文掌故等地域文化經驗內容作為審美書寫對象。本土意象與地域經驗,可以視作地域性寫作具有標志性的形式與內容。例如,來自新疆的詩人在其筆下常常是有意無意的呈現出邊疆意象與邊疆經驗,現以彭驚宇的《春天的雄烈馬》為例,該詩對新疆特產的雄烈馬進行了高度藝術化的勾勒與塑造,作品語言生動有力,想象豐富,風格雄放、奇崛、大氣磅礴,給讀者留下五色斑斕的深刻視覺印象。亞楠的《羯鼓》則對于新疆羯鼓震撼人心的聽覺形象給予了簡潔、有力的意象呈現,幾近于出神入化的境地。與此相對應,其他疆地詩人李東海 、南子、張映姝、劉濤、堆雪、徐麗萍、裴郁平、綠野、塔里木等在他們的詩作中則有意無意的呈現出北疆風光與南疆風情。來自甘肅與寧夏地區的詩人古馬、葉舟、陽飏、牛慶國、人鄰、娜夜、柏長青、胡楊、楊梓、牛紅旗、王懷凌、虎興昌等,則在他們蒼涼大氣的詩篇中著力呈現西北山川景象與風情;來自海南的詩人王凡、李孟倫、樂冰、衣米一、艾子、江非、彭桐、林森等在其詩作中均對海南島風光進行了藝術化的表現,他們作品中的椰樹、棕櫚、五指山、萬泉河、南海等意象呈現出鮮明的海南地域經驗;來自山西太行山區的詩人郭新民、姚江平、金所軍、路軍峰、晉力、王太文、黑駿馬、吳濤、北琪、陳小素、晉柳等,在他們的作品中展示出太行山區的風土人情,其中,郭新民的《沁河是一條親切的河流》、姚江平的《背上》、路軍峰的《太行山印記》是展示太行山區地域審美文化經驗的典范性詩篇;來自安徽地區的詩人張巖松、木葉、許敏、雪鷹、田曉華、張耀月、徐春芳、孫大順、黃挺松、王正洪、程綠葉等,在他們的作品中透露出程度不同的徽州文化氣息與韻味。來自湖南地區的詩人羅鹿鳴、歐陽斌、劉曉平、張戰、劉衛、廖志理、周偉文、北斗、三都河、文華、湯凌、唐益紅等,用他們各具藝術個性的詩歌作品,形象、生動的演繹著湖湘文化的內涵與氣質。與此相對應,來自江西地區的詩人胡剛毅、鄧濤、洪老墨、渭波、林莉、徐良平、梅黎明、徐明、冷先橋、曾若水、吳捍東、舒喆等,用他們充滿紅土地情結的詩歌作品,形象、生動的展示出贛鄱文化(贛文化)的內涵與韻味。來自廣西與廣東地區的詩人劉春、劉頻、牛黃、張民、梁潮、丘文橋、謝夷珊、黃禮孩、世賓、丘樹宏、鄧醒群、林漢筠等,在他們的作品中展示出特有的南國情調與南方經驗;而來自浙江與江蘇地區的江南詩人潘維、伊甸、泉子、慕白、池凌云、蔣興剛、蔡啟發、沈秋偉、孔慶根、張維、雪豐谷、張春華、黃勁松、鄒瑞峰、龔璇等,則在對江南地區風光景物與人文歷史的生動描述中,為讀者展示出充滿柔美氣息的江南情調與審美經驗。
 
  必須指出的是, 在當下地域性寫作的潮流中,少數民族詩人顯得非常活躍,在他們以故鄉為背景與書寫對象的詩歌文本中,有意無意所著力彰顯的是其本民族的審美文化經驗。簡言之,在少數民族詩人那里,他們作品中的地域文化經驗與民族文化經驗呈現大面積的重合關系,給讀者(尤其是漢族讀者)帶來了某種陌生化的審美閱讀體驗。 例如,來自大涼山地區的彝族詩人阿庫烏霧、海訊、阿蘇越爾、倮伍拉且、魯娟等所創作出的一系列描述大涼山景色與民俗風情的詩作,鮮明的體現出豐富、深刻的彝族文化內涵;而來自小涼山地區的普米族詩人魯若迪基、彝族詩人阿卓務林、傈僳族詩人五噶、納西族詩人和克純與楊映紅等,他們所創作出的以小涼山地域景物風光為描述對象的作品,卻充滿各自民族特色的文化風情與審美經驗,民族文化元素與地域風光的有機結合,給人留下頗為深刻的閱讀印象。
 
  6 
  藝術“增長點”之六:“散文詩寫作熱”現象
 
  散文詩作為詩歌的一種體裁與獨立形態,在中國當代詩歌史上長期處于邊緣化地位,得不到詩人們的重視,這種尷尬情形直到進入新世紀(21世紀),才逐漸得以初步破除,并且在新世紀第一個十年即將結束之際,迎來一個爆發期。在2010年前后,周慶榮、靈焚等長期致力于散文詩創作的詩人在北京成立了一個“我們”散文詩群,他們從理論到實踐都非常積極熱情的推廣散文詩,發起了一個散文詩寫作的復興運動,吸引了國內眾多詩人加盟其中。如今,散文詩的寫作形成了一股熱潮,持續至今,呈現出某種繁榮的跡象。
 
  在當下散文詩寫作的人數不菲的詩人群體中,周慶榮、靈焚、黃恩鵬、唐朝暉、愛斐兒、亞楠、喻子涵、簫風、馮明德、莊偉杰、語傘、徐俊國、宓月、趙宏興、王舒漫、章聞哲、李仕淦、葉衛平、彌  唱、白  月、水晶花、轉  角、王西平、陳勁松、夜  魚、李明月、陳計會、李見心、清  水、青  槐、陳旭明、王妃、布木布泰、南小燕、易湄、夏寒等詩人在散文詩創作上表現出色或比較搶眼,他們能夠恰當把握散文詩的藝術分寸,把散文詩的詩形與詩質予以全面表現,讓讀者在從容的節奏中領略優美的意境與深刻的思想。
 
  近十余年來的散文詩寫作可以用“成果豐碩”來加以形容,著名散文詩人靈焚、周慶榮合作主編了《我們—散文詩叢》第1輯至第5輯(共42本),著名散文詩人王幅明主編了《散文詩星空》系列叢書,外加其他知名詩人、評論家編選的散文詩集,加起來有近百部散文詩集,其中,周慶榮出版了《我們》《有理想的人》《有遠方的人》《有溫度的人》《預言》等散文詩集,靈 焚出版了《情人》《女神》《劇場》等散文詩集,亞 楠出版了《在天邊》、《行走的風景》等散文詩集,愛斐兒出版了《非處方用藥》《倒影》等散文詩集,黃恩鵬兒出版了《過故人莊》《月光的馬》等散文詩集,語 傘出版了《假如莊子回到人間》《外灘手記》等散文詩集,唐朝暉出版了散文詩集《通靈者》,喻子涵出版了散文詩集《漢字意象》,李仕淦出版了散文詩集《旅行者》,徐俊國出版了散文詩集《自然碑》,王西平出版了散文詩集《十日與七愁》,李明月出版了散文詩集《思想者的狼》,陳計會出版了散文詩集《虛幻的證詞》,陳勁松出版了散文詩集《風吹向遠方》,李見心出版了散文詩集《獨角獸》,而章聞哲不僅出版了散文詩集《在大陸上》,還出版了理論集《散文詩社會》。這些林林總總的散文詩集題材廣泛,主題豐富,風格多姿多彩,藝術品質不俗,令人贊賞與欣喜,并以其規模效應在詩壇產生了較大的反響。尤其是周慶榮、靈焚、黃恩鵬、唐朝暉、愛斐兒、語 傘、亞 楠、喻子涵、徐俊國等人的散文詩集,無論在思想還是藝術層面,都堪稱眾多散文詩集中的佼佼者,受到詩壇人士的普遍肯定與好評。
   
  簡單說來,新世紀“散文詩寫作熱”現象的出現,既是散文詩自身發展的內在要求,很大程度上,也是由于“我們”散文詩群核心人物周慶榮長期以來的大力推動關系密切。這些年來,周慶榮熱心倡導、精心策劃與組織散文詩寫作活動,他與許多詩歌刊物進行合作,陸續開設了《詩刊》散文詩專欄(靈焚主持)、《詩潮》散文詩專欄(鄒岳漢主持)、《詩歌月刊》散文詩專欄(靈焚主持)、《揚子江詩刊》散文詩專欄(語傘主持)、《上海詩人》散文詩專欄(語傘主持),《星星》詩刊還專門創辦了散文詩旬刊,聘請周慶榮擔任名譽主編。這些良好的散文詩發表與展示平臺的搭建,大大激發了詩人們從事散文詩創作的熱情,促成了新世紀散文詩的繁榮態勢。而且,周慶榮本人在散文詩創作上十分勤奮,他陸續創作出了《沉默的磚頭》、《數字中國史》、《有理想的人》、《夜深時望望故鄉》、《我們》等一批思想情感深刻、藝術表現完美的出色散文詩章,受到專家們的一致贊賞。
 
  總之,目前態勢興旺的散文詩寫作為新世紀詩壇增添了一道靚麗、深刻的風景,它不僅豐富了中國新詩的美學形態,更為中國新詩增添了難得的思想元素,這是由散文詩的文體功能所決定的。而這,就是新世紀散文詩寫作獨特而重要的價值。
 
  以上六個中國新詩寫作的藝術“增長點”,讓我們充分感受到新世紀詩歌的創造活力與無限的可能性。中國新詩迄今已走過了它整整一個世紀的歷程,并開啟了它的第二個百年旅程。毋庸諱言,百年中國新詩整體上已經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就,但在當下,大師級詩人及大師級文本仍然比較匱乏。然而令我們感到欣慰的是,新世紀以來的新詩創作領域形成了老、中、青四五代人“同臺競技”的動人景觀。不少老一輩詩人依然詩思活躍,寶刀不老;中年詩人們則出手不凡,思想藝術功力日趨深厚,創作成果無比豐碩,成為當下詩壇中堅力量;而鄭小瓊、熊焱、趙目珍、盛華厚、李浩、戴濰娜、李成恩、羅鋮、丫丫、楊碧薇、池沫樹、呂達、馬慧聰、熊曼、王彥山、董喜陽、安然、若離、陸輝艷、馮娜、漆宇勤、王東東、肖水、王偉、王憶、胡勇、潘宏義、賀林蟬、周園園、張琳、劉雅閣、弭節、雪馬、藏思佳、李川李不川、林蕭、左清、馮果果、張云霞、吉侯路立、蘇笑嫣、莊凌、馬文秀、王長征、高粲、陳雨吟、黑多、馬曉康、張元、玉珍、康雪、王文雪、藍冰琳、蔡英明等眾多出生于20世紀80年代與90年代的青年詩人又在快速地涌現與成長,他們或者才華橫溢,或者潛力可觀,其中一部分青年詩人已成為21世紀中國新詩舞臺上的生力軍,另一部青年詩人,則在認真積蓄力量,其發展前景當不可估量,值得期待。我們有理由相信,只要眾多的中國當代詩人奮發圖強、精益求精、積極進取,拋掉于藝術探索不利的浮躁和虛榮心態,不斷創造出融本土經驗與世界眼光于一體的出色詩歌文本,那么,21世紀的中國新詩必定會在今日世界詩歌格局中占據著越來越重要的位置,為新世紀中國文學贏得空前的藝術榮光!
 
  2017年初稿,2018年二稿,2020年5月 改定于北京京師園

 


  來源:譚五昌 微信公眾號
  作者:譚五昌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4MTk3NDA3NA==&mid=2247483702&idx=1&sn=654a154742ed3d3c85719abcde72e39a&chksm=eba04563dcd7cc757f13eedd9a41a2ce9e6016dc37b7ae56e73f3e86c714d70648eb6cd09905&mpshare=1&scene=1&srcid=&sharer_sharetime=1590981390367&sharer_shareid=e09e3fd2ccdc245eda21e1f5221b4715&exportkey=A5IK9E19CI8LcX27rZ7K%2Bpo%3D&pass_ti


更新時間:

全部評論()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
腾博会诚信为本在线 - 腾博会官网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