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屆栗山詩會在湖南舉辦

2020/6/1 9:12:00

 
部分與會嘉賓合影

阿根廷詩人馬圖羅視頻致受獎辭

燎原(右)、周瑟瑟(左)給阿根廷詩人馬圖羅頒獎,湖南詩人劉衛代領

第五屆栗山詩會在湖南舉辦,阿根廷92歲女詩人獲獎

 
  5月24日第五屆栗山詩會在湖南湘陰縣舉辦,活動由湖南省詩歌學會、湖南理工學院中文學院、湖南湘陰縣文聯主辦,中國詩歌田野調查小組、湘陰縣詩歌散文學會、《卡丘》詩刊承辦。
 
  中國作協書記處書記、著名作家、詩人邱華棟致賀,他說“湖南詩人有屈原的楚辭詩歌傳統,栗山是詩人周瑟瑟的出生地,詩人的故鄉就是文學出發的地方。詩人田野調查的創作讓文學更加鮮活,周瑟瑟與他的湖南詩人朋友舉辦了五屆栗山詩會,讓基層文學愛好者參與進來,把外地詩人請回去,并且給具有國際影響力的外國詩人與翻譯家頒獎,向國內讀者介紹他們的作品,從而使一個地方的詩歌活動有了更大范圍的影響,推動了文學的國際交流。祝賀栗山詩會舉辦!”
 
  在本屆栗山詩會上獲得“卡丘?沃倫詩歌獎”外國詩人獎的是92歲高齡的阿根廷著名詩人、作家、美洲文化研究學者葛萊茜拉?馬圖羅 (Graciela Maturo)女士。其獲獎理由是:她在拉丁美洲的大海與星辰下寫作,一顆阿根廷詩歌之心,扎根拉美大地,書寫新舊兩個大陸文化混血的詩與思。她理性地觀察現實生活,并通過詩歌創作來理解世界。她調動所有的機能關注現實生活:感覺、情感、記憶、想象、直覺、智力、創造力、內省力等,獨具慧眼地打造了一個敏感而具象的價值世界。“必須要以孩童的純真目光去從情感上抓住形式里的意義,通過形式感知內隱的聯系。”92歲的女詩人給中國讀者帶來怦怦心跳,她向中國打開了阿根廷詩歌的傳統與創新,她的詩是“宇宙的節奏”與“心中回蕩的汪洋”,愛的源頭只為愛流淌,“我醒來,發現自己孤身一人在茫茫大海”,而我們欣喜地游向她的詩歌之海。拉丁美洲新的先鋒詩歌光芒在她身上閃耀。
 
  葛萊茜拉?馬圖羅 (Graciela Maturo)女士在旅居智利的翻譯家孫新堂的協助下,現場以視頻的方式向中國詩人問好,向中國偉大詩人屈原、杜甫的魂歸之地表達敬意。她說:首先感謝卡丘?沃倫詩歌獎評委會,并特別感謝卡丘?沃倫詩歌獎及《卡丘》雜志創辦人、著名詩人周瑟瑟先生。是一群優秀的詩人在2016年創立了卡丘?沃倫詩歌獎,使我有幸獲得今年的外國詩人獎。毫無疑問,是我作品中文版贏得了這一殊榮,我在此衷心感謝我的譯者范童心翻譯我的作品并在中國發表。同時,我也要感謝孫新堂選取并推薦了我的詩歌,從而有了中文這一古老的語言,讓眾多中國詩人和讀者得以親近我的作品。卡丘?沃倫詩歌獎對于我非常有意義,因為這是東西方文化在美洲的交流。東方是太陽升起的地方,是一切文化之源。
 
  在受獎辭中葛萊茜拉?馬圖羅 (Graciela Maturo)女士寫道:卡丘?沃倫詩歌獎對于一個年近92歲的南美作家來說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是對我一生創作的慷慨嘉許。不過,我想說的是,我更愿意從我執著于詩歌的漫長一生來看待這一獎項。我承認,吾命即詩。此非自傲,實乃我相信詩化是有關一個人創造性的精神之路,同時也關乎一種宇宙的、普遍的邏各斯。我從小就與語言形影相追,不管是詩歌寫作,還是研究詩歌理論、解析詩句、探究詩人的命運。從我研究的詩人身上,也從我自身出發,我漸次提煉出自己的詩學要素,幾十年來在我的文學引論、文學理論、拉美文學講席上與人分享,或著述成書。另外,我的詩歌生涯與兩位阿根廷詩人分不開,我引以為師:阿爾豐索?索拉?岡薩雷斯和愛德華多?安東尼奧?阿茲古伊。我從他們兩人學到了語言的價值,詩歌寫作的力量,以及詩歌作為知識和發展的價值。我之所以提到他們,是想說明我對于卡丘?沃倫詩歌獎賦予更大的尊重。我希望再補充我思想中的兩個信念:一,詩歌是一個超越意識形態的區域,將人類深深聯系在一起,特別是在今天我們正在經受的危機時刻。二,希望步入新時期的拉丁美洲是東西方文化的相聚之地,而那初次文化碰撞早在歐洲人來到這片土地之時即已產生。請接受我獲獎的喜悅之情,更不用說卡丘?沃倫詩歌獎來自東方古老的大地、高雅的文明、文化起源之地。
 
  葛萊茜拉?馬圖羅 (Graciela Maturo),1928年生于阿根廷桑塔菲。著名詩人、作家、美洲文化研究學者,曾任布宜諾斯艾利斯大學文學系教授,并于多所高校任教,為阿萊西亞詩歌研究中心創始人。出版有《鳥之風》、《面龐》、《回聲中的海》、《請來到我們之間》、《尤麗狄絲的歌》、《用你的名字呼喚大海》、《后世的記憶》、《生于詞中》、《水之歌》、《高空的航行》、《阿隆德拉森林》、《沙的花園》等多部詩集、《阿根廷文學中的超現實主義》、《胡里奧?科塔薩爾和新的人》、《加西亞?馬爾克斯的象征符號》、《美洲西班牙裔文學——從烏托邦到天堂》、《詩人的目光》、《燃燒的原因——拉美文學理論》、《俄耳甫斯的樂章》、《詩歌:極光的思想》等評論和學術著作。曾任阿根廷教育部官員,詩歌雜志主編,在胡里奧?科塔薩爾生前與其互動頻繁。
 
  阿根廷著名作家、阿根廷文學院院士、西班牙皇家學院院士阿貝爾?波塞對馬圖羅獲獎表示祝賀,他表示,馬圖羅是當今阿根廷最重要的女作家,著述頗豐,影響巨大,是一位非常優秀的詩人,并在詩歌理論、文學評論、小說、散文方面均有重要建樹。卡丘?沃倫詩歌獎是對她的再一次肯定,并讓我們思考詩歌本身的普遍意義。
 
  阿根廷國會大學教授、中國文化中心主任梅賽德斯?索拉說,國會大學中國文化中心近年來曾邀請到多名中國詩人,并與馬圖羅對話、交流,比如西川、王寅等,此次馬圖羅獲得中國詩歌獎項,非常讓人振奮。



山東詩人王桂林獲得第五屆“卡丘?沃倫詩歌獎”中國詩人獎

 
山東詩人王桂林(中)獲得第五屆“卡丘?沃倫詩歌獎”中國詩人獎

羅鹿鳴在主持栗山詩會

評論家唐燎原(左二)發言

栗山詩會現場,左四為詩人李不嫁

  獲得第五屆“卡丘?沃倫詩歌獎”中國詩人獎的是山東詩人王桂林,獲得翻譯家獎的是旅居新西蘭的翻譯家梁余晶。獲得本屆栗山詩會年度中國詩歌批評家獎的是湖南詩人、批評家草樹,年度翻譯家獎的是翻譯家程一身。今年是“中國詩人田野調查”開展以來的第五年,首次設立了“中國詩人田野調查獎”,獲得者為上海詩人葉德慶。另外,湖南理工學院文學院和中國詩人田野調查小組為梁爾源頒發了“中國栗山詩歌成就獎”。
 
  當天還舉行了周瑟瑟最新詩集《種橘》討論會,與會詩人、評論家討論了周瑟瑟寫作的先鋒路徑,走向四方又歸攏于故鄉的楚辭傳統,“種橘”是詩人的歷史記憶,又是他的精神象征。
 
  評論家草樹說:周瑟瑟的最新詩集《種橘》給我帶來了驚喜,它除了踐行“戶外寫作”理念,一如既往顯示出個人性和日常性的特點以外,還在語言中建立了共時性的維度,詞語之魂在語言現場顯靈了,顯身了,氣息貫通古今、傳統和現代。作為一個詩人,他的寫作保留了《栗山》挽悼的基調,語氣謙卑,姿態沉潛,專注于傾聽語言,因此其詩具有語言的新穎性和陌生化,不是作為意義的載體而是一個意義的生長體。在詩的聲音上,他的詩開始有了音頓,語言也有了停留,言盡意止,質樸干凈。我對他的寫作又多了一份期待。
 
  翻譯家程一身說:不同于盲目寫作,周瑟瑟的寫作相當清醒,具有明確的方向感,從以前的文化傾向到如今的田野調查,他完成了從繼承傳統到更新傳統的轉變。總之,他是一個以觀念引領創作的詩人。
 
  詩人肖歌說:我是前來分享“橘子”的。這部詩集里裝著的是這位勤奮詩人這兩年在遼闊大地、生活原野上為讀者朋友們奉獻出的一顆顆有瑟瑟兄獨特風味的詩歌的“橘子”。種橘是一門技術活,種詩更是一門技術活。我會把這本詩集中一個個詩歌的橘子剝開來細品,用心學到一些“種橘”的技巧,領悟詩歌寫作的應有精神。
 
  詩人王桂林說:周瑟瑟這部詩集一方面延續了他以往的詩學主張和詩風,一方面又不斷地進行創造,表達更加出人意表,語言也更加干凈。“后皇嘉樹,橘來服兮”,作為屈原故土走出的詩人,周瑟瑟不但是一棵天地孕育的橘樹,生來就適應這方水土,適應這種寫作方式,而且“遺世獨立,橫而不流”,為中國當代詩歌開創出一道枝葉紛披、云蒸霞蔚的壯麗圖景。
 
  哲學家陳亞平指出:周瑟瑟的詩歌作風之所以發展出一種他自為生成出來的審美方式,關鍵在于,他恰恰是通過解悟的路徑,先入地超過了那些現成看到的自然對象,而通過忽起化生的層次本身,來思考藝術發展這一點的。說出可見之物,是為了說出不可見之物,這是戶外主義文學革新的藝術和美學標準。從世界性文學的界面說,戶外主義文學是面向不完美文學的一種反思方式。這也像當代拉美詩歌先鋒派的類似思考命運。
 
  評論家納蘭認為周瑟瑟是一個詩人,也是一個詩學的人,詩學和詩是他的雙刃劍。通過閱讀周瑟瑟的詩集《種橘》,來看詩學對他的詩有怎樣的反哺,在他的詩中有怎樣的“詩歌人類學”體現。詩學和象征交換是進入周瑟瑟的詩的兩把鑰匙。周瑟瑟擁有了詩學的“第二口氣”,這“第二口氣”吹拂向自己的詩歌作品,就是詩學之風吹在了詩作的身上,詩就多了靈性的生命。周瑟瑟的《種橘》毫不遜色于希尼的《挖掘》,同樣傳遞了動人的情感、可信的心理和有力的美學。
 
  評論家趙目珍認為周瑟瑟顯然是被屈原當年種下的“橘樹”給激活了,《種橘》意在建立一種父系文化的承接,而《荷衣》顯然是在打造一個母性授衣的風范。這其中的嫁接之“物”為“荷”,同樣出于《楚辭》之中。它們所帶來的震撼是,詩歌將現實世界中的某些“記憶”與歷史沉淀中的楚地文化結合起來,將“種橘”和“授衣”的故事接種于偉大的楚辭傳統之中,勾勒了一個傲岸的文化“寓言”。
 
  深圳詩人太阿說:周瑟瑟是我愿意細讀的當代杰出詩人。在“土舊酸腐老,空白輕淺小”橫行的當下詩壇,周瑟瑟中年變法,勇敢地革自己的命,開拓戶外寫作,田野調查的新路,每日創作不輟,收獲豐碩,影響深遠。一直以來,中國詩人耽于書齋,缺乏田野調查的意愿和能力,只有絕決地走向自然,走向世界,向偉大的屈原、杜甫致敬,新詩方有出路。
 
  栗山處處都有周瑟瑟種下的詩歌之橘,從上海來的詩人葉德慶說:“栗山每一處山坡,每一條河流,每一座石橋,每一戶人家,好像周瑟瑟的詩都曾經來過,這里的一切我似曾相識,只因為在他的詩里讀到過。”從山東東營黃河入海口來到湘北的詩人王桂林說:“我隱隱聽到了南洞庭湖在說話,那是屈原‘離騷’的腔調,那是‘山鬼’在歌唱。”參加栗山詩會的詩人、評論家、作家60多位,他們在左宗棠當年讀書的舊居柳莊讀詩,在栗山附近進行田野調查,詩歌在大地上像植物一樣生長,詩人就是和植物一起呼吸的人。
 
  湖南的紅網對活動進行了現場直播。阿根廷媒體《當代》對葛萊茜拉?馬圖羅獲得第五屆“卡丘?沃倫詩歌獎”外國詩人獎進行了圖文報道。
 
  25—27日,第五屆栗山詩會中國詩歌田野調查小組李不嫁、葉德慶、周瑟瑟等詩人,赴湖南汨羅市屈子祠、屈原文化園,常德市安鄉縣湯家崗稻作文化遺址、黃山頭,長沙寧鄉市蘭花谷創作基地進行詩歌田野調查與創作交流,橫跨環洞庭湖的華容、南縣、安鄉三縣。  

        (湖南日報?新湖南記者 徐亞平)

                     






更新時間:

全部評論()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
腾博会诚信为本在线 - 腾博会官网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