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琪:白紙青春(組詩)

2020/5/6 18:41:00

白紙青春(組詩)
 
作者:安琪

 
真實與虛無
 
從地平線的方向看
一輛寶馬在不斷向它碾壓過來,車輪滾滾
這寶馬不是那寶馬。很明顯
布連河馬場更喜歡那寶馬,肉身的寶馬
紅鬃飛揚的寶馬、矯健馬蹄的寶馬不會
在它的軀體上切開一條路,一條
鋼筋水泥路
現在我就在這鋼筋水泥路上
奔馳的寶馬,不斷沖向地平線,地平線
不斷后退,不斷后退
這是真實與虛無的對抗,我拿起手機
隔著車窗玻璃錄下了地平線不斷后退
的步伐——
它后退的速度遠遠大于我們沖向它的速度
一整個天空都在后退
太陽也在后退
我們的寶馬多么孤獨,浩瀚的布連河馬場
冬日
浩瀚的冷和寂寞,我知道我們永遠也沖不出
地平線,就像真實
永遠打敗不了虛無。
 
2019-11-28。
 
白紙青春
 
穿白衣的少女,她蓬松松的裙子
也是白的,她的腰帶是白的,低幫鞋是白的
她的面孔也是白的,心靈也是白的
她是一張白紙尚未涂上莫名其妙的一筆
她和一張白紙共舞,白紙時而在她腳下
時而在她手上
白紙就是她的青春,無邪。
白紙就是她的愛情,虛空。
一張白紙的少女,雙手提著裙裾,躬身前行
起初只是踱步
后來就是旋轉,啊清秀的少女,天地遼闊
如無邊的白紙,適合你奮筆疾書
美好詩篇。
你旋轉、旋轉,仿佛一支永遠也不想停下的
筆!
我看見月亮傾倒它的光芒到你身上
鼓聲激蕩
簫聲神秘,每一個人都是自己的紙,和筆。
 
2019-10-22,北京
 
一次性
 
自然是花謝更讓人驚心
一朵一朵,或獨自萎頓、飄零,或三五成群
從枝頭跌落,泥土地里打滾、翻轉,漸漸地
漸漸地
退出了宇宙、退出了
自己的生命。柔軟的身子,依舊那般嬌美
卻也是那般絕望,一朵,一朵,從我們的
視線里消失,我生命中的那些親人
也是這樣走出了我的視線
我也會這樣走出
我的親人的視線。會有綠色枝干的花苞
從我的軀體長出,回到我們
共同熱愛的塵世,我和花擁有同一片大地
同一輪日升、月落——
 
這一次性的生命,我們茫然無知地出生
卻無比清醒地離去。
 
2019-10-23,北京
 
冬,希拉穆仁草原
 
冬日,徹底顛覆了
我們對草原的想象,希拉穆仁草原
 
綠色不在,柔軟的草不在,驚嘆不在
我們木木地站在遼闊又遼闊的黃色面前,木木地
希拉穆仁草原
 
蒙古高原在這時終于堅硬,風堅硬
日光堅硬,草皮堅硬,無牛,無羊,無馬
無人,希拉穆仁草原
 
我們千里迢迢,從北京來到這里
只為看一眼傳說中黃色的河,無邊無際,無邊
無際,希拉穆仁草原
 
這是寒冷的地盤,這是荒涼的地盤
人啊,你永遠拿這冬日的希拉穆仁草原沒有辦法
你沒有辦法!你連多呆一會兒都不行
 
你縮回寶馬車的窘相寒冷看了會笑
你縮回寶馬車的窘相荒涼看了會笑
那就驅使你的寶馬車回到你的來處,這里不是
 
你該來的地方,冬日的,希拉穆仁草原!
 
2019-11-28
 
重回呼和浩特
 
寫下“重回”,眼淚盈眶
有一件往事你不懂,我懂。有一件往事
現在還不能說,不能寫。有一件往事埋葬
一個我,一個他
有一件往事已死14年卻在我踏上呼和浩特
的瞬間突然復活
必然復活!
有一件往事已找不到痕跡以致我懷疑我是否
曾經歷,有一件往事其實被我有意遺忘因為
我不想它存在但呼和浩特說
它確曾存在
呼和浩特,青色的城!你青色的記憶
那么鮮活、那么旺盛好比他
和我的青春
呼和浩特,青色的城,你永遠青色滿是
勃勃生機但我已然老矣
我已然老矣
既然已老為什么不讓往事就此消隱?
讓往事消隱吧呼和浩特我是全新的一個我
是落日雄渾的輝煌包裹著的這個我
我決意遺忘
徹底遺忘
有一件往事必須遺忘必須徹底遺忘我來到
呼和浩特
就是來學習遺忘,這是我寫給遺忘的一首詩
一首追憶和悼念的詩。
 
2019-11-27
 
塞上老街有感
 
往小布袋里
塞進小飾物的男人還坐在塞上老街
他的攤位前,案板上整齊堆放的瑪瑙
玉石、木雕……曾經吸引過我的目光
我在它們面前挑挑揀揀
終于一件也不曾購買,我感到羞愧。其時
日光漸軟,太陽就要落入陰山,落入陰山
的太陽和落入圓山的太陽是同一枚太陽嗎
我不敢確定
當我走了一遍塞上老街回轉身子
案板上的小飾物已被男人
一一裝進小布袋里。他將和這條老街
一起被夜晚裝進睡夢里,我也一樣。
我一直記得他平靜的臉容
面無表情的表情
我在遠離呼市的此刻把他裝進
我的這首詩里就像趙卡在遠離我的呼市
把一整座國家圖書館裝進他的腦回溝里。
 
2019-11-28
 
黃河在老牛灣
 
一條河怎么也不明白
為什么轉個彎就從內蒙來到山西
一條內蒙的河
和一條山西的河其實是同一條河
黃河
黃河不黃,在老牛灣,黃河很藍
很綠
還閃著玉石的波光
正是初冬,大部分黃河在默默流動
小部分黃河已結冰
青翠的冰面上滑行著我的注視,你的
注視,我們從呼和浩特奔赴前來
經過葵花桿地
地蘋果地,經過枯萎的谷地
和武則天的出生地可鎮
我們帶來了一路的壯闊和感嘆卻突然
在你面前啞靜
黃河黃河
偉大的河
我得有多么愛你才能離棄長江居住的南方
來到你居住的北方!
黃河黃河,你一路蜿蜒,所到之處
我也一一到過
現在是我身上的血和你呼應的時候
現在是我對著亙古不變的山川大喊一聲
“黃河”的時候!
 
2019-11-29
 
秋到
 
秋天先我一步來到延邊
它左手持調色板,右手執畫筆
給楓樹上點紅色
給楊樹上點黃色
給金達萊上點紫色,只有樟子松
特頑固,怎么也不讓上,好吧,秋天說
你就在你的綠色里呆著吧
 
一人高的玉米桿子
玉米已被摘盡,秋天秋天,我也要上色
秋天一潑顏料桶,嘩,滿滿的,滿滿的
金黃色。稻子被晃得兩眼發光,秋天
秋天,我也要金黃色!
 
秋天再潑一桶顏料
真痛快啊!稻穗亮了,稻稈亮了,一片
亮堂堂的世界
秋天秋天,我剛到延邊,我也想要通體
金黃,我也要發光
我也要發亮
 
秋天喚來太陽,一瞬間
我金碧輝煌,無比美麗!
 
2019-10-22,北京
 
在鼓聲中
 
在鼓聲中
在鼓聲中數一數
今年收獲了多少稻谷、多少玉米
鼓聲咚咚
鼓聲恰恰,鼓聲中的男男女女
滿臉喜悅。在鼓聲中
在鼓聲中數一數彼此心里的小秘密
愛情愛情,就藏在那里
即將開始的嶄新日子,也藏在那里
他們把稻谷搬回家
他們把玉米搬回家,再多的稻谷
再多的玉米,也能數清楚——
 
兩個人的小日子,可以吃三年
三個人的小日子,可以吃兩年
四個人五個人……

他們把鼓敲得驚天動地響
鼓聲恰恰
鼓聲咚咚。在鼓聲中
在鼓聲中與大地定下盟約:
我許你以汗水
你回我以豐收。
 
2019-10-23,北京
 
尹東柱故居
 
有一個人,他在龍井市
智新鎮明東村等我,等我一步跨進
金達萊的秋色,等陽光
把他的詩照得分外明亮
一塊塊石頭上的文字,朝鮮文
留給他們,漢文留給我,我們
挨個站在你面前
默讀你的詩
默讀你的人,瘦削憂郁的青年
胸中藏著憤怒的火焰
在反日民族獨立運動中被捕
被注射海水,永訣人世
僅28歲
但文字不朽
青年留下的117首詩,至今依舊
溫暖著朝鮮族詩人
 
要合照了
他們突然齊聲朗誦你的詩篇,語調悠長
傷感,一個詩人就在這樣的朗誦中站起
尹東柱,雖然我聽不懂他們的朝鮮語
但我聽得懂他們對你的敬仰
對你的深情
你是朝鮮族偉大的詩人
“熱愛所有將要死去的東西”,之后
繼續走你,“命中注定的路”
 
我們也要走在我們
命中注定的路,這路上有光,自詩歌的中心
發出,這路上有你、你們
在前面引領——
 
每一個不畏強權、反抗侵略的人
都值得我們熱愛。
 
2019-10-23,北京
 
在瀘州
 
在瀘州
語言習得了釀酒法,太多的語言
在心頭纏繞,久久不去,于是發酵、郁結成味
成詩,再被大屏幕播放出來。文字的語言發光
發亮,朗讀的語言南腔、北調,但都一樣醉人
 
在瀘州
我用閩南普通話朗讀了一首,寫給故鄉的詩
故鄉在千里之外的福建,故鄉在漳州,那里
有一個善飲的人,他一生的時光都浸泡酒中
他是我父親
 
在瀘州,沱江
長江,皆是美酒。幻想我體內,亦有這樣的
江水,江水滔滔,如永不枯竭的靈感,供我
舀取,供我揮灑。
 
2019-7-13
 
純陽洞
 
進入此洞
必須放電,放掉自己體內的靜電
我們把手放在一個圓球上,直到紅色指示燈
變成綠色,此時我是一個沒有電的人
我一身純陰
走進純陽
 
進入此洞
必須穿上白大褂,白之又白的大褂
黑之又黑的巨大陶壇,每一只陶壇
都可以裝進一個乾坤,陶壇外粘濕的陶泥
取自沱江某處
這秘而不宣的遺產,被瀘州老窖神守護
成千古傳奇
 
進入此洞
我是一具幻想洶涌的軀體,全身
三萬六千個毛孔
無一不被酒的烈焰焚燒,詩酒人生
詩酒人生!當我從純陽洞走出
我說出的每一句話
我寫下的每一個字,都足以讓這個世界
 
沉醉,不已。
 
2019-7-13
 
原載于《文學港》2020年第5期。
 


更新時間:

全部評論()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
腾博会诚信为本在线 - 腾博会官网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