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人花語和她的詩書畫

2020/4/2 17:48:00


▲ 花語  畫作


每一個特寫,都是奮不顧身


第168期 


詩書畫 | 花語:如果花開到一半

 

詩 | 書 | 

 

花語《最美》來自卓爾詩歌書店  00:0003:18  作者 /花語  朗誦者 / 彭毓山

https://mp.weixin.qq.com/mp/audio?_wxindex_=0&scene=104&__biz=MzU0MDc3NzY4NA==&mid=2247488786&idx=1&voice_id=MzU0MDc3NzY4NF8yMjQ3NDg4Nzg1&sn=5f8ddeaae47c639fadd0e8be015b2c43#wechat_redirect▲ 點擊聆聽 ▲


最  
——獻給武漢協和醫院
 
是文件夾自制的護目鏡
勒傷了姑娘的前額
是N95口罩緊貼面部的時間過長
劃傷了姑娘的臉龐
是專心坐診忘記了晨昏
眼神間透著恍惚
鼻梁上勒出的血色山峰
是生病的武漢
措手誤傷
給姑娘留下的又一道疤痕
 
我可以叫你姑娘
也可以叫你王護士,張醫生
林妹妹,李子柒
 
多好的一個年啊
生生就在病房里不洗臉
不洗腳,不換新衣地過了
沒有碰杯聲,只有體溫計,止血鉗
繃帶,手術刀,消毒液相撞的味道
 
輸液瓶代替了紅燈籠
夜空籠罩的死亡氣息
替代了新年的喜悅
心潮迭蕩
 
是的,也許歲月靜好
真的不過是一群醫生
穿起抗疫的戰袍
在舍生忘死的交替疲勞中
不顧一切
 
沒有比他們更美的了
每一個特寫,都是奮不顧身
在醫者仁心的史冊上
他們,是2020這場
對抗冠狀病毒新肺炎戰疫中
時代的脊梁


▲ 油畫《最美》

 

詩人手跡

如果花開到一半
 
我都不能
下定決心,跟著你
從一條河,跑到另一條河
我都不能
為那些失聲的夜晚
涂抹七彩風鈴
和秋蟬共譜夜曲
我便是一只生澀的土豆
 
長不出毒牙
也沒有解藥給你
 
2020.3.11  仙桃


 
小時候,打不過胖子
逼急了,抱住就是一口
 
長大后漸漸明白
有些東西
是咬不死的
比如:痛
 
2020.3.11 仙桃
 

詩人詩選

 
致情敵
 
今夜,我坐在九月擦洗八月的盾牌
我的矛溫軟。我的前額和轡頭
生長十二月的葵花。如果你一定要揭開謎題
跨過我肋骨那堆枯雪,先把鞋擦擦
手凈了,心
才有騰挪的余地。潔凈的天空
是不可以太滿的
 
這是故國的子期摔琴的尾音
最后一個音階落下的虛擬
你用那樣的眼神敲打二月
你覺得二月的水仙不夠光滑
不夠香艷,還不足以截取一段河流
來換取云淡風輕嗎
 
其實,我的碗
口口是砂,截截是疤
我往里塞,我往里塞入酸菜,北回歸線和擔架
我一再重復的斜視
是隱忍落寞。是生長在骨髓里的
胡茄。如果那還不夠
請再加上兩拍七言雞腸鼠肚腌制的臘食,就掛在屋檐
水滴石穿,反彈琵琶
 
今夜。露水又一次洞穿了北國的腹地
我在南三環的一角織雨填紗
攜秋天的快馬,來到你的面前
你的睡姿不穩。但是
你一定要象古希臘的戰士那樣身穿鎧甲
 
如果你有足夠的勇氣
來吧,拔劍
抬手,暗器
是繡花鞋底幽幽的石榴
圖窮匕現。圈套
不過是陷井里的稻草。我被虜去的那些
是豆蔻的。終是落花
是沙雕的。終是泥巴
七寸在哪?蛇膽在哪
 
出招。我們一起去砍黃昏
那片軟軟的桑麻
我讓你拔,愛情
那顆令人不安,缺鋅少鈣的蟲牙
 
至 
 
我可以發誓,你至少是愛過我的
要不,當我把一朵野菊遞給一只
事實上與我毫無關聯的螞蟻,你也要我
送你一朵。當我
和知了一起歌唱,你說
不要走到秋天深處。當我說
有星星的吊床真美,回蕩
黃昏的鐘聲和晚禱的安寧。追我的
草原,有健壯的馬蹄
 
你就關掉了手機
走到河邊,摸水里的沙礫
 
那些石頭全都圓圓的,長著光滑的
切口。你把它們
撿起來,扔出去,撿起來
扔出去,看它們一個、一個、下
落,然后轉身,定定的
看我
 
好像不那樣,我就會消失
就會像夕陽
慢慢,親吻地平線
 
你以為我是波西米亞人
 
你以為我是波西米亞人
你以為我是不穿鞋,游蕩在黑夜
在城市的舊輪胎里
獨自敲響板的女人
擁有無邊的黑罌粟和羅密
你錯了
 
我是中國人
我穿鞋、穿襪子、不隆胸、沒有紋身
三角褲粉紅。不透明
遇到愛過的人
臉紅,心跳,拘謹而羞赧
像廊橋遺夢里的舊愛
 
但是顯然
那一天,遇到你
我閃著二郎腿,口哨起調頗高
你說,那些煙滅了,再燃一只
你還能不能吐出同樣花式的煙圈
在落葉的北京街頭
進三圈,再退三圈
 
天冷,是對起床困難戶的考驗
 
接近冰點,又不供暖的北京
菊花們繃著臉
愣是不開
紫的,粉的,黃的
小圍裙,兜著小花邊
煞是好看。快開吖!
我的心,需要溫暖
 
接近負數,接近愛
死亡的高度
介于想和不想
念和不念之間
我痛哭,流淚,抱不住我愛的人
我冷
 
紙巾里包裹的,不僅僅是淚水
起床,也成了困難的事
西北風還沒有刮到我門前
畏手畏腳的我,瑟縮著起床
 
唱了一遍國歌
又唱了一遍國際歌
 
尊 
 
無非如此:開花的,不開花的
結果的,不結果的
抱過的,沒抱過的
上過床的,沒上過床的
我想給你們一句忠告:
請給所有的卑微以尊嚴
尊重他們的弱智和貧窮
尊重他們小小的自豪
不誘回民吃豬肉,不逼淑女喝酒
不要讓內心驕傲的人,失去手中的尖刀
 
請尊重他們:良民、騙子、掮客、小偷、乞丐
無賴、流氓、奸商、蕩婦
以及香之未香,開之未開之花骨朵
請尊重他們:思維、習慣及立場
 
驚蟄,雨水走進仙桃的腹地
 
這一場大雨之后
我確信
那枝椏光突的迎春花
就再也不好意思把掖著藏著的金黃
還別在馬腿里
 
將軍!
桃花的楚河漢界上,應多了幾抹艷麗
白玉蘭更白了
紫玉蘭更紫了
茶花高擎鮮紅的酒杯
把春天一飲而盡
那潛伏在泥土深處的蟲聲與哇鳴
定會脫掉臥底的面具
和春天叫板
 
最早蘇醒的小卒
是油菜花
他們集體排兵布陣
在二月之尾已呈燎原之勢
你看,他們已經殺越冬天的陣營
正不顧一切地把攢了一個冷冬的金子
全部拿出來,變作刀槍
淺黃,大黃,金黃
深一點,再深一點
春天就全是它的了
 
請三月的鳥兒作證
雨水這個貌似齷齪的奸細
其實深愛著春天
如矯情的女子翹著蘭花指
一邊付出赤誠
一邊對所愛之人說:討厭
 
蝸 
 
我之所以卑恭屈膝,一寸一寸挪動
我之所以低三下四,走不出幾米
全都是因為
我背上的那座山吶
 
其實, 我沒有一刻不在渴望
怎樣才能快一點,爬到
自己的背上去
 
這。很不好
 
我還太嫩
我還缺少河流一樣飽經桑滄的生活
我還沒有學會急轉彎,調侃
對一株站著開花的樹說:對不起
我就是故意撞你的。我還缺少勇氣
我心地善良,卻不是姿態優雅
我表里不一,心律不齊
明明很喜歡,偏偏說NO
明明很惡心,偏偏說噢
 
我還沒有學會掩飾。打岔。兩面三刀
在必要的時候,把領帶擰成負罪的麻花
我還沒有能力去嚴格的區分立場與原則的關系
能說出泡沫與蜂窩的嫌隙
卻不能象狗一樣。抬起后腿
就能在有人的墻角撒野。還
臉不變色心照跳
 
我一直知道。這
很不好
 
我始終堅定不移地涂口紅
 
一般,我不化妝
一來,怕落入丑人多做怪的俗套
被人恥笑
二來,每一天都平平常常
大動干戈
就顯得用心不良
 
搗鼓那些粉餅眼影什么的
浪費時間不說。如遇天熱
抹一把,就像花臉貓
只是。我始終堅定不移地涂口紅
 
我這樣的不遺余力,只是證明:
我還有局部地區
像櫻桃
 
紫蓬山,招安
 
很快被紫蓬山招安
我被它清晨彌漫的大霧迷惑
青黃的草間
有人就著露水席地面坐
后倚,叉腰,仰臉
梵高的星空
不分白天,黑夜
 
跑馬圈地我不能
信誓旦旦,我也不能
摸著石頭過河的半生
磨破腳趾,毛了邊的婚姻
露出破敗的棉絮
衰草枯楊,都是我
啊,我終以一無所有
換來半生自由
一個浪子要什么安穩和富貴
紫蓬山太奢華了
錦衣玉食與我內心的動蕩
極不相襯
 
但我,還是被山間牽手的紅楓
和相戀的橡樹迷惑
我很快被它招安
月色之下
我曾幻想幸運的長桿
揮腕就能找到幸福的門洞
而月色缺了又圓
長盛不衰
 
你一定沒看過呼嘯山莊
 
你一定不知道希刺克利夫是如何在野地里
和女鬼幽會
他躲在陰冷的閣樓里,摟女鬼的腰
吻她的眼睛和長裙
吻她發間,散落的星星和草香
她的胸脯一起一伏,裂出石榴一樣的晶瑩
他啃那些石榴。不吐皮也不剝皮
全盤接受
 
希刺克利夫愛女鬼,愛到最后
愛到艾米莉勃朗特死去。整個英國
都淹沒在,潮濕的農莊里
 
半夜一點的椿樹館街
 
一枚果子小腹的疼痛意味著什么
一枚果子緊閉雙唇,把影子扔在
半夜一點的椿樹館街,任冰凍的車轍碾來碾去
意味著什么
 
那飛速掠過的出租車目無表情的咳嗽
那被流年的光景遺棄在忘川附著有力的花開
春分之于流泉,滿是凹凸和自得的噴灑
又意味著什么
 
如果,它唯一的一次返青
已經失竊,我背靠大海
彎向冬天的延伸,又意味著什么
 
 

詩人繪畫


▲ 肖像:北島


 
▲ 肖像:梅爾


 
▲ 肖像:西川


 
▲ 肖像:青年吉狄馬加


 
▲肖像:栗憲庭


 
▲ 還有詩和遠方


 
▲ 等


 
▲ 圍困


 
▲ 好想出去玩


 
▲油菜花開


 
詩人簡介

 
  花語,詩人、畫家、著名訪談主持、《十二背后》執行主編,參加第27屆青春詩會,獲2019《漢詩》年度優秀作品獎、2018第四屆華語十佳詩人獎,2018《安徽詩人》年度優秀詩人獎, 2018第三屆中國(佛山)長詩獎,2017第四屆海子詩歌獎.提名獎,2017首屆海燕詩歌獎,2017《現代青年》年度十佳詩人獎,2016《山東詩人》年度詩人獎,2015《延河》最受讀者歡迎詩人獎,入選2013中國好詩榜,《西北軍事文學》2012年度優秀詩人獎,2001至2010中國網絡十佳詩人獎,2004詩歌報年度詩人獎,著有詩集《沒有人知道我風沙滿袖》《扣響黎明的花語》《越夢》等三部,居北京。自2017開始習畫,多次參加國內大型聯展,中國女子畫會成員、詩畫藝術同盟會長。
 

  評論摘要

 
  花語的詩歌寫作是多層面的,有著相當強烈的自白意識和充滿了強大勢能的鐵鏈般反諷性長句式。像花語這種強烈的情感、經驗的自白式甚至爭吵式的詩歌寫作方式在女性詩人中并不多見。但其詩可貴的理性與感性適中的交雜,使得其作品有一種值得反復咀嚼的質素。
  ——詩人、評論家霍俊明
 
  花語在她表面溫順內心洶涌的詩歌文本下凸顯“逢佛殺佛,逢祖殺祖”的英雄氣概時確也帶著大悲咒式的悲憫情懷。她的“匪”僅僅是作為一個柔弱女性存在的映照,確切地說是作為詩人對抗人際間“不和諧”、硬杠生活的“欺負”而發出的憤恨與吶喊。花語是個帶著江湖豪氣闖蕩詩壇的奇女子,她的詩歌大開大闔間透著優雅,漫不經心中露著崢嶸。讀花語詩歌感受崎嶇起伏,好像戴著生活的手銬腳鐐跳舞,時有鮮血淋漓的吶喊,百折回轉后也有花間一壺酒的低吟。
  ——福建詩人顧北
 
  花語,浪跡他鄉的身影從未離開她遍布野花的家鄉。其詩,猶如花語灌足布魯斯烈酒的粗糙狂歌倒地,噴涌出漫天砂石,包裹在流浪女性輾轉內心劇痛的花朵之中。所有的意象都在停頓和抽打的語調上翻卷,連擊鼓棒的節奏不停頓,詩歌似乎在永不疲倦的荷爾蒙分泌中高昂!在場、野性、抗爭性、分裂感、地域性等等成為她的鮮明標簽。
  ——寧夏詩人何武東
 
  花語的性格極端,總能調動出你身上的全部感受,每次和她一起游玩,回來我總有寫作沖動。花語是個愛恨都很強烈恩怨都很分明的人,更重要的是,她不裝,她直接表達出來。花語有多個故鄉,這是她的專利,但每個故鄉又都留不住她,這是她的現狀,花語的詩極其個性化,讀花語的詩看得見她的人,活生生的愛恨情仇都在詩里。
  ——詩人安琪


來源:卓爾詩歌書店
作者:花語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U0MDc3NzY4NA==&mid=2247488786&idx=1&sn=091149440853b5aa4d92f120fa482413&chksm=fb3558a9cc42d1bf8ffc0e2f101f5c6f364520512a379721cffe3dcb5455f10e4e51c0ba9117&mpshare=1&scene=1&srcid=&sharer_sharetime=1585746701653&sharer_shareid=5fa0122fed6b4e802294aed38d922d5d&exportkey=A9pI6RIehFfnX%2FarvgKAluc%3D&pass_ticket=zVfTQkmSaZA8dMBCDAt9RZl0xy6hp6xOqPiV6SvfTEVA7%2FoyGvWxzXea%2ByGlyoWP#rd
 



更新時間:

全部評論()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
腾博会诚信为本在线 - 腾博会官网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