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約詩畫

2020/3/3 19:28:00

 
呂約畫作

呂約畫作

詩人呂約

呂約的詩

作者:呂約

 
詩人同時發射出三種詞語
 
詩人踩在兩個世界的國境線上
同時發射出三種詞語
進入三個軌道
一個在半空中懸浮,與地面世界平行
一個在高空飛行,不斷沖破萬有引力
還要留下一個緊貼地面,被重力吸引,與死亡結伴
 
在半空中的,翻了個身,背對著地面世界
傾聽著空氣中各種聲音的回響
飛翔到高空的,俯瞰著半空和地面
以閃電的形式發布預言
 
留在地面的詞語
不時與地面發生沖突
沖突最激烈的時候,它們以絕望做燃料
突然騰空而起,撞向地面,砸出一個大坑
它們的尸體
讓詞語的死亡之谷
又增加了一毫米
那些在高空飛行的
帶著同伴的靈魂繼續飛行
 
撫摸
 
枕在后腦勺后的手
在問另一只手:
你最后一次撫摸――撫摸某人或某物
像五歲時撫摸小狗的肚子,
像一個瞎子
溫柔地撫摸妻子的后背那樣,
是什么時候?
我記不起來了,你記得嗎?
 
另一只手沉默片刻,回答
你是關心我,還是想折磨我?
你明明知道我――還有你――有別的任務,
這些任務是自視高貴的大腦、不堪一擊的心臟
和悲觀的眼睛都不想分擔的,
嚼著口香糖的嘴巴也不愿。只有你分擔,
雖然你有時遲鈍,有時不情愿
 
在上一代人的病房,在這一代人的工地
我為他們端上提神的飲料!
發動機器,敲擊電腦,轉動方向盤
我從來不帶著優越感問“為什么?”
發出信息或信號,發出接收刪除發出
有時用指頭,有時用手勢
拿起,放下,打開,關上,收集,撕碎
抓住一些東西,把一些東西推開
寫字,數錢,揮舞,鼓掌
涂上脂粉,抹掉血跡,發射子彈抱起嬰兒
有些必須精通,有些還在摸索,像在太空艙里一樣摸索。
如果有什么猶豫,有什么懷疑,也只能用下一個動作來驅散
我不像腦袋或心臟,有患抑郁癥的權利
腦袋在遇到襲擊時,我得扔下一切,不顧一切地抱住它。
但我并不抱怨,我的每一個動作都讓時間走得更快
雖然我不知道它要上哪里去,會不會改變主意。
 
撫摸?――這算什么任務?
它是給好孩子的新年禮物嗎?
在跟機器的競爭中,它能幫我們買單嗎?
在人和人組成的法庭上,它能替我們辯護嗎?
撫摸一個男人,直到他摘下面具
撫摸一個女人,直到她長出翅膀?
撫摸嬰兒,直到它咯咯發笑
撫摸父親,直到他變成嬰兒?
撫摸某個人的沉默,直到語言圍著他起舞
撫摸傷口,直到它跟你講一個睡前故事?
撫摸報紙上最新的謊言,直到它變成格林童話中的一篇
撫摸黑暗,直到它承認自己扮演了光明?
撫摸生命,直到它躺倒在草地上就像躺在家里?
撫摸死亡直到你的手被抓緊?
撫摸烏鴉直到它露出微笑?
你認為撫摸是本能,是懲罰,還是一場慈善活動?
那些你渴望撫摸的東西,也渴望被你撫摸嗎?
這是不是它們最害怕的事情?
 
枕著后腦勺的那只手
沒有進行答辯。
它不聲不響地靠近――
撫摸它那位滔滔不絕的伴侶
直到它停止反抗
 
給爸爸六十八歲生日
 
爸,爸爸,老爹,老頭兒
腳步堅定,眼神柔和
你終于完美了
不表態,不夢游,不吃補藥
環繞你的空氣也終于完美
 
七歲成為孤兒
三十歲前戒掉孤兒的一切惡習
不說臟話、胡話
軟弱的時候關上門數錢
向往鈔票上的山水
五十歲,拔掉政治的針頭
也不照宗教的X光
接受紫色之外的一切顏色
 
去年,及時識破我讓你寫回憶錄的陰謀
你反對揭穿任何人的秘密
反對站在地勢高的地方
揮舞拳頭
昨天,你赤手空拳
打死一頭身披紫色的野豬
因為它守在我將經過的路上,在夢中
 
老頭兒,老爹,爸爸,爸
除了我和紫色野豬
還有什么妨礙你繼續完美下去
 
熱帶海島
 
1
 
飛機在海上盤旋,乘客們掌上電腦里的股票市場和石油價格在波動,一個孕婦開始嘔吐。穿米老鼠套頭衫的孩子在夢中喊著哈里波特。系著圍裙的空中小姐用魔棒一指,請系好安全帶,調節座椅靠背。椅子、脖子和領帶挺得像十字架一樣筆直,所有半截身子的人溫順地坐著,仿佛有人在給自己拍照。在太陽的火力掩護下,飛機馱著一個冰冷的半身家族,爬過赤道的封鎖線。半身家族和它腦子里的貨物太沉了,飛機像船的甲板一樣開始傾斜,我們看見我們要去的島漂浮在天空中,而不是在水上。為了奪回損失,海向天空撲來,它要阻止我們,這個永遠在動的冷冰冰的東西,它要阻止所有不會動的冷冰冰的東西接近它。
 
2
 
中國牡丹江來的娜娜
在南半球的海島上
給一個穿黃色比基尼的日本女游客
做泰式按摩
仿佛在月球上救死扶傷
她比菲律賓人的鋼管舞便宜,比一杯本地啤酒便宜
她的便宜打動了
到處施舍的游客
但不能感染穿拖鞋的警察和鄰居
他們正躺在墓地邊的吊床上看斗雞
用美元下注
這是最酷的中年姿勢
他們的兒子開著潛水艇
偷光了方圓一千公里的海底電纜
兒子們跟電纜結婚
不跟娜娜
 
送走日本客人,娜娜給我們做導游
熱情地領你參觀東海岸最適合自殺的巖石
粉紅的鯊魚正在下面午睡,夢見大象
她主動跟你交流偷渡經驗
“那是七年前,不對,五年前……”
她的腦子被海水泡壞了
她拼命游向她并未失去的東西
忘了她真正的損失
我們當然不能表現得比她更無知
更孤獨
3000瓦的陽光下,她帶咸味的碎片、泡沫和氣體
拍擊你巖石形狀的一生
她不穩定的呼吸
讓潛水艇里的鐘表發生紊亂
 
3
 
在沙灘上就像在擔架上,只允許躺著。躺在沙灘上,就是跟海一起躺著,處在同一水平線上,跟這個大東西稱兄道弟,跟所有的大東西(比如“天”、“上帝”、“命運”之類)稱兄道弟。你感到飄飄然,忍不住想跟它交流情史,揭開傷疤,從而將你們的關系推向高潮。這時,大東西站了起來,用它的鐵掌從你身上踩過去。你沒有流血,沒有骨折,也沒有增添新的傷疤。你繼續躺著,跟人一起躺著,像從烤肉的鐵扦上逃離的家禽,又回到了發燙的鐵扦上。
 
4
 
路邊的紅色招牌上寫著
“買春撲滅中”
翻譯成英文占了三行
這是新一屆政府的力量
政府在提醒大海
世界上不是沒有政府的
 
5
明天中午,娜娜將參加一場維權游行。在島上,販毒、通奸、裸奔、剃度、吃鯨魚、埋死嬰都不能讓別人睜開眼睛看你一眼,太陽把他們的眼睛弄壞了,上眼皮與下眼皮粘在一起,如同珊瑚礁上盤著的一種叫“頭發”的魚的眼睛。他們永遠躺著,躺在墓地蔭涼處的吊床上,用耳朵呼吸,用鰓回憶,濕漉漉的肚皮上沾滿了沙子和金粉。
在這里,游行受到憲法保護,但愿意爬起來直立行走的人太少了,所以每場游行最多不會超過兩個人。游行顯得更加神圣。警察們會從樹上爬下來保護你,在你前面鋪開并不存在的紅地毯。如果你離開隊伍去跳崖,鯊魚在張開嘴之前,會請你出示死亡證。
 
6
大海讓每一條海岸都相信
你最大
我只朝你涌來
 
一個敏感的人發現
并揭穿了這個秘密
激動得在海面上倒立
對看不見的自己的影子說
你最大
 
7
毛茸茸的海在跳動,像嬰兒的囟門,在某人的手掌下。
 
8
島上的標識有三種文字
英語日語以及一個未知的國家的
清晰語言
美國人
越南人
菲律賓人
西班牙人
剛果人
中國人
澳大利亞人
俄羅斯人
智利人
還有一個不存在的國家的公民
天黑前都準確地找到了床位
只有一只猴子
在尋找祖國的途中
迷了路
 
9
一位剛登基的政治家從飛機上往下看,看到的不是海面,而是二十億五千萬的國債,是紗布圍起的導彈基地。一位年輕媽媽認為,既然不能在海面上推嬰兒車,海就什么也不是。在死人舉起的望遠鏡中,海是軍隊,是幼兒園,是菜刀,是過期牛奶。所有人都在命名,卻無人命名得出。一個正在曬太陽的死人下了最后結論:海是死人。
 
呂約簡介:
呂約,詩人,文學博士,畢業于北京師范大學,現任北京十月文學院常務副院長。作品發表在《人民文學》《十月》《今天》《現代詩》等海內外刊物,入選《中國新詩百年大典》等。著有詩集《呂約詩選》《回到呼吸》《破壞儀式的女人》,學術專著《喜智與悲智》,批評文集《戴面膜的女幽靈》等。曾獲首屆駱一禾詩歌獎。作品被翻譯成德語、意大利語、英語、西班牙語、日語等。
 


更新時間:

全部評論()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
腾博会诚信为本在线 - 腾博会官网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