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馬的詩

2019/4/9 6:41:00

侯馬的詩
 
冬夜即景
 
走出超市
置身冬夜那廣闊的懷抱
我喜歡這清冷的感覺
 
建筑工地上
多么眩目的探照燈
映著北四環的氣排和瑕疵
映著莊稼地的荒蕪和退隱
 
我左手拎著塑料袋:明珠超市
右手牽著夏爾
那溫乎乎又軟綿綿的小手
 
在靜謐的芍藥居小區
我應和著夏爾的步伐
突然看到馬路上一小堆積雪
 
發著青青的光芒
無辜地攤平了自己
夏爾踩上去時有一聲微弱的響
沙――
 
怎么會有幸存者呢?
就這兒一小塊殘雪
夏爾仰起了他的小臉
“爸爸,是糖。”
 
空中一聲清脆的炮聲
夜色顯得愈發廣闊
春天的慶典就要開始了
大地滲出了甜絲絲的味道
 
2000、2、12
 
春節
 
北方的大地就是這樣開闊
我熱愛這開闊
即使在冬日也陽光普照
我徒步從白天走到夜晚
 
夜色冷清
我熱愛這冷冷清清
我也熱愛南方的陰冷
城市在丘陵中錯落有致
 
從北到南
又從南到北
南邊是舞龍掛燈  求簽問卦
北邊是空空蕩蕩  信馬由韁
 
就這么一來一往
我長冰瘡了
我變得耐寒了
我減衣服  減去帶毛的
 
夜晚
我在北方散步
一個春節
 
我同時在南方和北方度過
 
2000、2、12
 
過年
 
他和弟弟到鄉下過年
在村口
弟弟掏出火柴盒
準備為他點炮
結果他發現一塊疊起來的紙幣
赫然躺在盒中
 
弟弟撒腿就跑
他窮追不舍
代行父權
拳腳管教
他視為己任
 
在小麥地的中央
他趕上了癱軟
的弟弟  拿出來
哪兒偷的 他打開火柴盒
取出那張紙幣
 
竟然是粉色的五元
這大大超過他想象的數額
他心花怒放地決定
不交還父母
全部買鞭炮
 
他和弟弟認為
那是七十年代過得
比較富裕 刺激
快樂的一次春節
口袋里總有放不完的
小鞭炮哇
 
種豬走在鄉間路上
 
陽光
這一杯淡糖水
灑在冬日的原野
種豬走在鄉間的路上
 
它去另一個村莊

種豬遠近聞名
子孫遍布三鄉
 
這鄉間古老的職業
光榮屬于種豬
羞辱屬于種豬
 
而養豬人
愛看戲的漢子
腰里吊著錢袋
緊跟種豬的步伐
 
自認為和種豬有著默契
他把鞭子掖在身后
在得錢的時候
養豬人也得到了別的
 
一個人永難真正懂得
種豬的生活
養豬人又是歡喜
又是惶恐疑慮
 
這時一輛卡車
爬過鄉間土路
種豬在它的油箱上
順便吻了一下
 
<七月詩章>(二十八至五十一) 
 
二十八
 
對自己代表人類
在挑戰極限這一點
博爾特有沒有一種自覺?
似乎,他只是專注于比賽
從起跑成功中感受到美好的人
是內心寧靜的人
從起跑成功中感受到瘋狂的人
是不可一世的天才
他的計劃簡單極了
就是跑在其它選手的前面
所以,當他意識到沒人可以追上他時
就讓雙腿完成剩下的比賽
雙臂開始了慶祝的舞蹈
這無比囂張的動作
讓對手心悅誠服
亞軍說,他帶領我們
跑出了最好的成績
 
二十九
 
命運是一個極大的謎語
只有上場才可能知曉答案
我從不相信劉翔有意放棄
但偶然因素成為最終的主宰
有人搶跑了
誰能想到,槍響了
有人搶跑了
劉翔已經開跑
但是有人搶跑
必須重新發槍
這一瞬間改變了一切
命運的牙齒咬斷了意志之弦
劉翔作了他深思熟慮
反復思考也沒能做出的決定
退出比賽
沒有人搶跑會怎樣?
或者他跑完毫發無損
或者跟腱重傷摔在賽道
這一切無從推斷
每個人都在談論自己的感受
發表慰問或譴責的高見
沒有人關心
蝴蝶翅膀的煽動可能引發風暴
這種事無從把握  也不值得研究
 
三十
 
如果你接受贊美
也要承受詆毀
 
如果你接受了祝福
也請寬容詛咒
 
如果沒有倒下
請你繼續站立
 
我們有所持
故有所待
 
有所放棄
才有所堅持
 
三十一
 
想當年既便是易旱的北方
村口至少也有一池積雨
 
女人說胎娃不是從她們的子宮
而是從水池子里撈出來的
 
夏日的池塘是孩子們的天堂
他們本能地像狗一樣浮水
 
這是學校嚴禁的游戲
老師經常來抱走衣服
 
他的舉動相當奇怪
赤裸的我們只好待在水里
 
只要在胳膊上用指甲一劃
白線就暴露戲過水的孩子
 
他們無一例外遭到毒打
罰站 禁食 寫檢查
 
那時人們管游泳叫洗澡
老光棍甚至帶肥皂
 
那時村村都有淹死兒童的河
人人都有被淹死的小伙伴
 
三十二
 
黑人善跑
黃人靈巧
白人眼深鼻梁高
 
黑人迅猛
黃人飄逸
加勒比海產海盜
 
加勒比
加勒比
古巴往南牙買加
 
跨欄小將羅伯期
他眼鏡鍍銀
十字架純金
 
三十三
 
穆罕默德·加穆迪
這位突尼斯老人徹夜未眠
等著電視直播比賽
四十年來他一直期待
有人為祖國再贏金牌
出征前,游泳選手
邁盧利向他承諾
將帶著北京奧運會的金牌回國
這是兩代突尼斯運動員的夢想
也是知己之間的秘密
看吧,當陽光照耀綠色的屋頂
突尼斯街道長袍曳地
新一代英雄的名字
將傳遍阿拉伯世界
 
三十四
 
這名皮劃艇運動員
還不了解這塊獎牌
對多哥意味著什么
 
他出生在法國
只在童年時候
來過多哥一次
 
這個西非國家
如今沐浴在
舉國歡慶的氣氛當中
 
人們感激布克佩蒂
為多哥貢獻了
歷史上第一枚奧運獎牌
 
他知道自己找到了一個機會
返回多哥
他父親的祖國
 
三十五
 
炎熱的夏天即將過去
嘹亮的蟬鳴還會持續
今日處暑,處,止也
暑氣至此而止矣
晝暖夜涼的溫差
加速了農作物的生長
南方和北方
晚稻即將圓桿
棉花結鈴吐絮
田間一夜一光景
埋在地里的薯塊
像孕婦一樣膨大
廣大的鄉村用果實
默默地包圍了城市
 
三十六
 
半夜降雨 客心難眠
雨總是像絮語
異國的雨仿佛更有深意
五彩的旗幟飽含風情
欲言又止靜靜地垂首
雨,下吧
東方的情懷是相思
張口就是留客
下雨天  留客天
多么眷戀的感覺涌起
在盛會末期的午夜
 
三十七
 
在鳥巢縱橫交錯的檐下
兩支精銳之師
令人膽顫心驚地掉棒
出師未捷身先死
長使英雄淚沾襟
小小瑕疵葬送絕頂高手
完美如此珍貴
因為無比罕有
美,自身飽含毀滅的危險
深諳此理的中國匠人
燒制出遍體裂紋的陶瓷
它那傷痕累累的內心
浸出華美潤澤的表面
 
三十八
 
奧林匹克,一種
嶄新而古老的信仰
第一次,金鑲玉
賦予這信仰可觸可感的
東方形態
千年的冰清玉潔
化為一朝
相聚的淚水
如此這般的靈魂殿堂
也正是玉的安身所在
 
三十九
 
與忠心耿耿的男友分手
形影孤單地獨自生活
我勸她回心轉意
接受那份愛和照顧
她邊往外走邊說
我寧為玉碎
 
寧為玉碎 動人心弦
玉有先天的形態
找到了才肯就范
寧為玉碎
這句話賦予了愛情
一種靈魂的氣質
 
四十
 
志愿者在賽場服務的時候
他們的父母在家里為他們服務
父母不僅僅是志愿者的志愿者
簡直是他們的敢死隊
當志愿者在賽場展現微笑
你要想到是他的父母在笑
他的爺爺奶奶、外公外婆
用深淺不一的皺紋在笑
沒有什么比未來更能撩撥人心
一種盲目又自覺的沖動
我們制造前所未有的一代
一種被迫又深沉的愛
我們呵護未來的主人翁
 
四十一
 
在海淀區的知春路口
馬拉松選手路過荷花盆景
 
光榮屬于肯尼亞
黑人最先帶回了勝利消息
 
多么讓人浮思聯翩的譯名
馬拉松,是一棵傲立雪中的松
 
還是一匹
來到東方的馬
 
四十二
 
她在三十四公里處突然停下
雙手扒到護欄上
歡呼的觀眾頓時啞然
投去一片詢問的目光
幾個醫護人員從急救車跳下
仿佛終于派上了用場
不,不要讓放棄那么便利
讓她自己選擇吧
她是國際比賽的馬拉松選手
至少知道怎樣完成全程
什么樣的錯誤
導致這突然的潰敗
是放棄了自己的節奏
還是錯誤分配體力
人,無論如何都能完成一生
但設定的目標卻不一定實現
一個叵測的因素
把這個女人仍在了半途
 
四十三
 
我參與
我奉獻
我快樂…能到多久
 
總是這樣
集體狂歡后
有人若有所失
 
狂歡未散
硝煙又起
國手已遠渡重洋
 
消息傳回
有勝利,有失敗
這是生活的兩翼
 
四十四
 
寫不盡夏去秋來
聽不清驟雨驟歇
 
正在奧運專線行駛
卻突然置身殘奧村前
 
工人連夜換標志
最后的旗幟  等待降落
 
經協商  殘奧的中文譯名
不會有全稱
 
兩個奧運  同樣精彩
這是必須的
 
四十五
 
老爺子贊許開幕式
“把外國人嚇死了。”
 
這話讓我樂出了眼淚
但我明白沒有人死
 
并且,比“嚇”征服力更強的
是理解和感動
 
世界更了解了中國
中國更了解了世界
 
介紹自已
不帶著委屈和炫耀
 
學習他人
備好脊梁和心靈
 
前一點尚需努力
后一點任重道遠
 
四十六
 
我多次謳歌的青磚綠瓦
消耗的不是土,是土壤
 
大自然數萬年造化神工
在地表粒粒形成
 
富含有機質
適于萬物生長
 
就這樣,世世代代
被我祖先和親戚點點吞食
 
晝夜不息
水土流失
 
蒙昧的田園牧歌
有著貪婪而自得的胃
 
四十七
 
金色九月  秋高氣爽
錄取通知上的陳詞濫調
銘刻在外省少年心間
從北京站到鐵獅子墳
幾度古槐樹  掩映灰磚房
彈指間步入中年
老友聚會定在
母校東北門的御馬墩
沒想到錄音電話里說
對不起 本餐廳
被美國奧運代表團包了
九月二十前停止對外營業
老美真牛  老友憤憤
但其實也可能是自豪
當年上課只聽窗外一聲巨響
之后高校罕有毛主席塑像
可惜這次母校未能建一個奧運場館
那兒將會有多少青春的尖叫吶喊
 
四十八
 
從倫敦開往北京的巴士
緩緩駛入國人的視線
這簡樸有力的敘述風格
使我對下一屆奧運會充滿想像
倫敦的承辦者滿腦子都是預算
但這不是我關心的
我關心已建成的倫敦
那里的河流
河畔的鐘聲
關心成熟的城市怎樣呈現他的激情
在北京之后,他往前跑
還是回到城市的深處。此時
倫敦邀請的一位漢語詩人正辦簽證
他為未來,也為本來寫作
為祖國生長中的現代精神造血
有同行污蔑  有同胞拒絕
 
四十九
 
神奇的戊子七月
與公歷八月重疊
初一就是一號
十五正是十五
西歷多出來的一天
被瑞士手表咬掉
清明端午已過
中秋的食品上市
它比最圓的月亮
早了一個月圓
法律把民俗定為假日
不是因為農事
不是因為占卜
當代人學習祖先
也經常翻翻農歷
 
五十
 
是農歷七月三十
還是公歷八月三十?
祝你生日快樂
發福的中年詩人
多么困惑呀
這代不算老派的中國人
竟然有兩個生日
一個靠媽媽不可靠的回憶
一個由政府簡捷的登記
它經常被功利地使用
含混地相互替換
動搖了誕生的莊嚴
不便于法規的管理
是時候了
在情感上也在法律上
認定那兩個時辰
讓九萬人在鳥巢
用中文也用英文
唱一曲生日快樂歌
 
五十一
 
五十一。從現在起就要忘記
五十一次升旗奏歌
五十一次,白玉雕就
意志、信念和品格的教堂
黃金鍛造
更高、更快、更強的尖碑
五十一還會被超越
但是不僅靠國家的力量
五十一不是終點
一邁步就成過去
現在要看誰能做到忘記
災難不忘,羞辱不忘
烏有操場的小學校不能忘
眼淚、汗水和歡笑要忘
美酒、掌聲和鮮花要忘
獎金、汽車和房子要忘
一群家長的成功夢
一幫體育干部的職稱
隱匿又復出的主持人
經常熬夜看電視的廢物
煞有介事的外行
沒被組織起來的觀眾
遺忘。融入血液的遺忘
這些未被統計的遺產 病樹前頭
沉舟側畔  輕舟已過的萬重險山
 

 
2008年8月1日至31一稿。北京昌平
2009年6月修訂。北京昌平
2010年8月再訂。北京新西城
 
作者:侯馬
來源:侯馬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207f66010121d9.html
 

更新時間:

全部評論()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
腾博会诚信为本在线 - 腾博会官网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