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笑風:散步(組詩)

2018/12/24 2:02:00

內蒙古詩人十二家 | 王笑風:散步(組詩)
 
【北中國詩卷】【內蒙古詩人十二家】
 
 


【作者簡介】
 
王笑風,1967年出生,作品散見多種文學刊物,現居呼和浩特。
 
散步 (組詩)
                                                                                
作者:王笑風
 
思念令人迷惘
 
在草叢里久坐,冥想
不知何以忘憂
鳥飛起來,像是
兩只手拎著
我的心臟,由低而高
由近而遠,起初
聽得見振翅聲
后來看見風云之變
和空氣的流動
反觀自身,哦
那時我確實
感覺到一片空茫
 
罪與罰
 
我在草原上常聽到海鳥的鳴叫
家園有時會變成陌生之地
海鷗、白鷺、紅喉潛鳥和黑腳信天翁
隨著蒼白的流云
像流云中的一部分
嘩響著漫天飛過
無邊無際的空曠啊
米松叫聲寂寥
虛無中的另一只狗
讓它茫然無措
我站在半空中看到
遠處巨輪傾斜
就要完全沉沒
我恍惚記起
我是個燈塔看守者
某一夜忘記了點燈
因為我的錯失
在這片土地上
天使撤走了我的大海
 
佇立
 
網圍欄是灰色的,鳥也是
飄零的葉子,仿佛世間
之物,均不能身形合一
曠野的風,試圖彈奏
不同的曲子,風聲起伏
從七歲起我一直覺得
這蠻荒之地深藏大海
流水帶走了我的親人
必須到下游尋找他們
天使降落下來,因寒冷
而不能凝聚,大雪啊
大雪中藏著巨型鋼琴
我抽著煙,有點凍耳朵
一匹黑馬木然走過,鬃毛凌亂
我心里知道,我只要摁下一個鍵
春之交響就會轟然響起
 
四月
 
雜草里有貝多芬
 
他碩大的頭顱
在沙塵暴中消失
 
不要以為空曠中一無所有
 
素描的草原還在勾勒
托列爾小姑娘和她的羊羔
 
黑芽變綠和花苞綻放之前
要及時捕捉正從屋頂掉下來的人物輪廓
 
那就是我啊,頭朝下看到了
落日余暉照亮的盧浮宮、牛群和野駱駝
 
等待
 
一日將盡,而等待是永遠的
也許有別的誰也知道這事兒
 
在死去的人當中,每天有一個生還者
 
我已見過我舅舅,他毫無變化,病痛也沒有了
陪我走過一段夜路,關于奇異的漫游,卻一句話也不肯透露
 
我父親則像從前一樣有趣,有時在麻雀中嬉戲,降落又飛起
有時藏在陌生人的臉后面,一本正經過來問路
 
去年八月在錫林郭勒草原,竟然變身一只大鷹,笑著向我俯沖下來……
 
活著意味著各種可能性,而死亡似乎更加神奇
你要做的只是順其自然,小心不要錯過,一次次的相遇
 
我知道命中注定的某些事,我略有焦灼是因為
還有一個我愛憐的人沒有再見過
 
他或者會在夜里出現,他不怕黑暗,黃金的少年,他走到哪兒都閃著光
 
春分
 
少女從樓頂躍起
有人拍下了視頻
 
春天啊,花蕾尖叫著綻開
我坐在草地上流淚,像一只灰鶴
 
白日焰火終日燒灼
但幾乎是看不見的
 
我愛過鷹,也曾暗戀石頭
石破天驚,一飛沖天
 
破碎啊,跌落啊
每個人都要從夢中醒來
 
聽!在一切歸于沉寂之前——
 
小小的柔軟的肉體
發出巨大的聲響
 
螻蟻之不悅
 
星期五傍晚
我變得很小,并且
不為人所察覺
放棄了出走之念
就在家門口,一棵
長歪的矮樹下
挨著臟地榆
待了一整夜
裂葉蒿都比我高啊
它收集了好多雨水
一滴一滴,每一滴
都擊中我的觸須……
嗯,是這樣,當
不愉快的事發生
我就會變成發亮的甲蟲
或脫去最后軀殼
以瘦長的黑蟻為真身
躲到細碎的植物根部
從疏密有致的縫隙里
去獨自仰觀星空之大
 
雨霽
 
在看不見的漩渦里
哭泣之人是有轉速的
哦,那離心力甩出的水滴
那夜晚,那悲傷的小球
當雨停下來,烏云慢慢散開
一顆顆星星仿佛因寒涼凝集而成
 
清明
 
流水枯竭或污染,龍隱身于樹
四月,人們找到了悲傷之源
死去的老父親啊,嘩然飛起來的鳥群
 
松塔里有青果的舍利
在墳墓里還打坐、祈禱嗎
整個四月,晚上的月亮都是涼的
 
祭掃回來,依然不能明白啊
為什么生死是這樣的安排
 
有的已化作無形
有的還兩手空空地活在世上
 
草徑
 
我體內有風,我的腹腔空蕩蕩
肝腸九曲,即是風的回廊
春風吹過,草向一邊倒
我也草一樣彎下腰
我的好身子骨呀,又要發芽了
雜草般的血管汩汩涌動
我覺得我的血正由紅變綠,由綠變藍
哦,我這一小段通幽曲徑,又美又清涼
 
蒼穹
 
青銅色傍晚,鉛灰色的流水
當我有所忘懷,一切都停下來
后退!后退才能看到你的背影
再退,天地如畫幅,人世有邊框
 
我緩緩站住,一動不動
聽到半空中驚雷閃電般的馬蹄聲……
 
散步
 
我舅舅對我微笑,有種永恒的味道
 
是夜晚,路燈,倒立的驚嘆號
想跳起來,發覺已經凍僵了
 
涼意清新,散發荒草氣息
看他身后,大海幽藍而深遠
 
倦怠者精神起來,呼出白霧
述說別后云霓,偶爾忍不住哽咽
 
長街安靜,邊走邊談,始終不語
笑著注視我,使我心里溫暖
 
從遙遠的地方回來了,我的舅舅
固執的人,天亮就要走,不知道怎樣才能把他留下來
 
春天
 
落日的光里
枯枝長出發亮的黑芽
 
三只烏鴉,斜著身子
向西飛去
 
我飲過美酒
因為羔羊的白,心頭戰栗
 
我不知道怎樣度過今夜
昨日子時,看著熟睡的女人
我忍住了身體的欲望
 
二十年了,長久地在一起
我們仍然不能夠相愛
 
睡覺
 
在抽屜里睡覺
會睡得好點
煙缸里也有灰色的寧靜
要是白色的瓷盤子
就不做夢
茶杯和喝咖啡的罐頭瓶子
只能讓我小睡一會兒
冰箱中有上下鋪
睡著很難醒過來
把臉盆打滿水,鋪塊兒繡花手絹兒
如果有愛欲,偶爾可以躺上去
更多時候我睡在一張紙上
我睡著了,它滿屋飛
像阿拉伯的神毯
睡前在臺燈邊
醒來在窗臺上
在一本書的中間
我睡著過兩次,都掉了出來
從今兒晚上開始,我將睡暖壺里
因為最近老是覺得冷
 
降溫
 
風里有無形之手
 
陰部的小冰涼,不由為之縮緊
 
倒春寒中,隱約有羞恥
 
哦,你的身體,那半開的門
 
你的愛人啊像一棵呆住的樹
羞怯的幼芽就要頂破黝黑的肌膚
這尷尬,這第一股暖流,這驚喜的小花朵
忽然被野牛嘩然一片的蹄聲踏破
 
秘密
 
四月荒原茫然不知所措
唯一值得祝福的是牛和羊
 
吃草,喝泡子里的水,人叫它們牲口
純潔的牲口,多么干凈的腸胃
 
草原綿延不盡,都是牛和羊的
它們吃下的青草野花,化作牛皮羊毛
 
連接天邊與地平線有一塊巨大的蔚藍色
也有牛羊越過那里,進入了另一個世界
 
沒有誰知道我就是靠這個奇跡活下來的
還要帶著使命繼續活下去
 
月亮之上
 
鷹翅打開發灰
合上是黑色的
 
盯著它的脊背
 
那么慢,那么慢
飛得又那么快
 
東烏珠穆沁,它盤旋不去
暮光里身子變得通紅
 
帶動起上升的空氣渦流
 
是的,就在一陣顫動的藍色中啊
我迎接到了那個小小的我
 
階段
 
生命尚未完結
但已另有意義
臥室變成神奇的走廊
關門即可從窗戶出去
草原呈現新的啟示
東烏珠穆沁,每棵草都是驚嘆號
而在阿巴嘎納爾旗則是問號
我試著把我所領悟的寫下來
就像馬蓮開花,蜂鳥閃掠
當我站在曠野上,衣衫抖動
我和風沙中的我
終于達到了相互理解
頭頂的海啊腳下的波浪
成群的大雁于其間緩緩飛過
 
刊于2018年《草原》第4期
 
作者:王笑風
來源:草原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wMzE3Mjk0Ng==&mid=2651718485&idx=1&sn=bec224d7f577387c0e69494827df6267&chksm=8d29de68ba5e577ec4384c58495d79bab5cd1c61c59e5486e808994bacce7432cc8c0b2d1410&mpshare=1&scene=1&srcid=0722i62sgAcnIYz9KoBHv9Cy&pass_ticket=R8wyta96kIaDnOEMLXcPi96JQ0BO692yj3fc78hhI3iyrvPOU%2FedRkHBlthPxECT#rd
 

更新時間:

全部評論()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
腾博会诚信为本在线 - 腾博会官网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