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慢卷

2012/4/23 0:00:00

【新世紀長詩大展與評論·文本(21)徐慢長詩】


《氨氣罐頭》《圣殿里的豬圈》


 《氨氣罐頭》


氫氣嬰兒渡過了弱冠之年

他在頒發身份證這一天接受了氧氣伯父的一筆遺產

他按捺不住內心的喜悅,宏偉的理想終于可以揚帆起航得以實現

他著手規劃和建造一座畸形的工廠,生產氨氣罐頭

他和氦氣弟弟來到了空氣銀行,陰氣行長接待了他們

成年的氫氣嬰兒把沉溺于工業時代的美夢一一向行長描述

陰氣行長立刻拍板批準了他的巨額貸款

氫氣嬰兒把方圓960萬公里的亂墳崗作為建造工廠的選址

他邀請了全世界最出色的寒氣設計師來設計這個全世界第一流的罐頭工廠

經過負24小時的論證、演示和修訂,工廠開始建設

又經過外星人負72小時的奮戰,工廠竣工投產

竣工的這一天,所有的植物和飛蟲都云集在工廠的四周

所有的人類都感到一陣昏厥,工廠完全符合天堂和地獄的雙重國際標準

建筑物鋪天蓋地的占領天空和所有星球,堪稱偉大、豪奢、輝煌。

廠房四面密不透風,六米高的墻體嚴嚴實實的沒有留一絲罅隙

工廠每36小時圍繞太陽旋轉半圈,工廠看似正方形形狀,卻具備圓形結構

好像也是梯形的模式,當然又符合了不規則形的審美

迷宮的神秘和曠野的遼遠,有飛檐畫廊的精致,有斷瓦殘垣的粗野

氫氣嬰兒在慶祝竣工的時候放了5顆原子彈以示慶祝

美利堅的東部幾個城市不小心變成了碧波萬里的海洋

氫氣嬰兒準備購置安裝的第一條生產線竟然是富人區的下水道

第二條生產線是貧民窯的排泄坑

接下來就是購買原材料和招工

他派遣所有的蟑螂四處高價收購糞便和尿液,發酵的食品和霉爛的殘羹

電線桿上貼出恐怖的告示,要求富人養的螞蟻兒童,窮人生的奴隸胚子

要求板凳、鐵叉、阿狗阿貓、地上爬的山上滾的天上飛的

要求肺結核、肝腹水、獨眼怪、張口結舌的舉手癱瘓的

要求青草蘭花、白面妖精、紅鼻小丑午時三刻都來工廠前報道受訓

富人區的所有童孩安排在流水線上當熟練工人

他們的媽媽是懷抱牌包裝紙,他們的爸爸是挺立牌捆扎帶

氨氣罐頭工廠呼啦啦快建造好了,大門歪歪的朝天空開著

窮人的奴隸胚子做產品銷售員

巨大的廠區黑漆漆的被鋼筋混凝土包裹著

氫氣嬰兒在開業的第一天也是黑衣黑褲黑頭巾包扎

一個黑面孔的門衛直挺挺地站在半空中

氫氣嬰兒邀請政府的所有官員參加他的開業典禮

歪嘴市長,斜眼書記和爛腸子的婦聯主任,還有一群陰道腐臭的交際花

氫氣嬰兒高興得又放了幾顆原子彈

大西洋海岸的大不列顛有幾個城市也消失不見的

他們的首相日夜不停的哭喊,眼睛哭成一種叫殖民地元素

 

罐頭工廠沒有任何可以進入的大門,建筑物朝天開了一個洞穴

所有的工人來到工廠外面,他們每人拿著一根撐桿

他們奮力一躍,在半空中松開竹竿

他們像下水餃一樣紛紛撲通撲通的掉進廠區

氫氣廠長進入工廠時在自己的腰眼上安裝兩只氣囊,他一使勁

氣囊猛烈彈起,氫氣嬰兒輕松進入自己的辦公室

他喚來油頭粉面的總工程師,交給工程師第一道生產工序

工序上指明所有工人們必須一刻不停的在下水道前挖鼻孔摳腳丫

也可以自由的性交和嚎叫

按照配方要求,大量的屎尿蟲渣腐尸和油垢放在一個鐵桶里攪拌

攪拌機是那些工人們挖鼻孔摳腳丫和性交嚎叫的動作

巨大的罐頭工廠內,工人們一邊生產一邊整齊有序的唱著國際歌

也有的唱一塊紅布和月亮代表我的心

歌聲多么的嘹亮,干勁多么的昂揚,產業工人的

生產有條不紊的按照國際標準的工序進行著

一個兒童工人的手在下水道里比劃,他突然尖叫起來

他的手被深不見底的機器卷了進去,他用剩余的手抱著身軀在工區狂奔

血順著他的胳膊噴灑,連他的黑衣服也被血染得跟火一樣

氫氣嬰兒很快就來到了車間,他吩咐幾個工頭把那個斷手的工人抓住

他上前一陣猛抽耳光

向所有的工人訓話,他說手臂絞斷活該

他強調資本積累就是血淋淋的,工業化過程就是臟亂差的過程

生和死,愛和恨,富和窮都是自然規律,都是各取所需

生產、商品、貨幣和交換,生活。幸福。幸運和倒霉

一切都如此簡單和殘酷

他看了看斷手的工人,認為這個人已經成為廢品

與其養著不如投入攪拌桶,還可以當產品原料做一次偉大的貢獻

氫氣嬰兒離開了車間馬上來到了工廠教堂

他要向上帝懺悔,請求上帝原諒他這次小小的過失

一切皆是原罪,上帝動了動黃金的心靈,主已經替你受過

一切皆等毀滅之日再行救贖

工廠不間斷的作業生產,所有的工人,機器,后工業時代的智慧

連軸轉的激情演繹,第一批產品經過嚴格的檢驗獲得國際權威的認可

氨氣罐頭終于勝利出世,氨氣罐頭商標終于成為這個星球上第一個工業化的象征

 

氫氣嬰兒決定在怒火廣場舉行盛大的產品發布會

他宣告發布會這一天免費品嘗氨氣罐頭產品

這一天風和日麗,繁花似錦,人海如潮

大媽大嬸來了,團體黨派來了,斷肢殘廢來了,瘋狗主義和綠葉道士來了

被通緝的殺人魔王來了,被遺棄的賢惠發妻來了

連微服私訪的國家總理也來了

大家多么渴望狂吃狂吞氨氣罐頭

 

總理也不顧總理的身份,跟著大家使勁的往堆放產品的地方擠

氫氣嬰兒在發布會上演示氨氣罐頭的功用和性能

凡是長期吃氨氣罐頭的人,最彰顯人性,首先會自我實現普世價值

氨氣罐頭吃一盒保持三天的能量,吃兩盒可以活半年

氨氣罐頭健體,美體,護體。

肥的吃成苗條,瘦得吃成強壯

死去的馬上可以吃活,活著的也可以吃成死尸

氨氣罐頭包治百病,一盒見效,兩盒超標,三盒可以成仙

氨氣罐頭透明包裝,無色無味,也可以要啥味有啥味

氨氣罐頭保值升值,抑制通貨膨脹,食用和儲存都能體現

總理終于擠到產品前,搶了四盒迅疾逃離

估計他一個人躲在某個災區歡天喜地的大肆吞噬

氫氣嬰兒為了慶祝發布會的空前成功

他又放了幾顆原子彈,原子彈猶如煙花一樣向法蘭西奔去

法蘭西數個城市立刻變為了黑煙

沒有想到的是氨氣罐頭一上市第一個訂單是美利堅的白宮

白宮連夜召開圓桌會議,他們命令美聯儲加班加點印制美元

他們要購買所有的氨氣罐頭,最好形成絕對的壟斷

白宮里的所有人員吃完氨氣罐頭后,人人都成了一頭頭豬玀

第二批訂單來自愛斯基摩人,他們用氨氣罐頭喂企鵝和海鷗

氫氣嬰兒決定在20國首腦峰會時把精品氨氣罐頭出售給病態的政要

奧巴馬吃了氨氣罐頭大叫美味,野田佳彥吃了氨氣罐頭連贊由喜由喜

馬克思黨主席吃了氨氣罐頭先保持了一陣矜持

后來忍不住還是用舌頭舔舔嘴唇

希拉里吃完后立刻紅光滿面,情欲涌動

她悄悄的潛入密室里幽會小白臉去了

卡扎菲吃了氨氣罐頭,可能是吃的太急卡住了咽喉

卡扎菲對氫氣嬰兒發了脾氣,他前腳回國,他的祖國就被反對派顛覆了

穆巴拉克沒有吃氨氣罐頭,他被抓進了法庭

賴昌星流了十三年的口水也沒有吃到氨氣罐頭

他逃脫不了受審判的命運

一個叫李大牙的鄉下青年,因為吃了氨氣罐頭連升三級

他將在明年的某個時間爬到國家新總理的位置

沒有吃到氨氣罐頭的元首居然相互謾罵和推攘起來

真像一幅蠢驢撂蹄群狗爭骨寫照,新時代的清明上河圖

氨氣罐頭多么的神奇,多么的新鮮

氫氣嬰兒為了感謝氧氣伯父的厚愛

他在某日某時某分來到伯父的墓前祭祀親人

他給伯父帶來了一盒氨氣罐頭

就在他打開氨氣罐頭時,突然數不清的烏鴉瘋狂盤旋俯沖

墓地周圍瞬間混天黑地,風雨交加,山動云裂

烏鴉用嘴啄氫氣嬰兒的眼珠,啄他的鼻梁,啄他的肛門

這時從罐頭盒里跑出了一只兇惡的魔鬼

它一把抱起氫氣嬰兒,轉眼消逝得無影無蹤


2011-09-07


 《圣殿里的豬圈》

 

天剛露白,一名圣女背著藤筐在圣殿附近的田野里打豬草

她用鐮刀死命的割著綠油油的苜蓿

一群真主正在田野里蹬馬步打拳,一個神在田野里撲蝶

圣女的女仆在田埂上靜悄悄的看著

她仿佛聽到白皮膚的豬正翻身爬起,餓得嗷嗷的叫

公豬想爬到母豬的身上,母豬拼命的逃

圣殿高聳的塔尖挑著一幅黑色骷髏旗,風把旗幟刮得嘩嘩的響

一個叫上帝的神抱著兩名嬌嫩的修女睡得很香

上帝用毛茸茸的大手撫摸著修女們的乳頭,一邊夢見紅燒肉的香味

上帝翻了一個身,夢見豬耳朵被切成了一道叫順風的美食

上帝的口水流了下來,流到了一名修女的酥胸上

上帝的小書童拿著一條絲巾,把酥胸上的口水擦掉

順便摸了摸此修女酥胸,修女激動得扭動一下

小書童就覺得有必要繼續摸著

另一個修女也把小書童的手往自己的酥胸上拉

小書童的雙手就這么摸著兩名修女的酥胸,兩名修女呻吟著

圣殿的窗戶外,豬饑餓得直罵上帝的祖宗

當幾頭豬在辯論上帝的祖宗究竟是誰的時候

那名割打豬草的圣女不小心被鐮刀割破中指

藍色的血立刻流得到處田野里到處都是,綠油油的苜蓿草也被染成了藍色

白色的苜蓿花和藍血發生了化學反應

白色的苜蓿花呀,瞬間還原為罕見的巨蜥

那群打拳的真主嚇得四處逃竄,那個神化著一道煙霧鉆進了人間的墻縫

人間的蒼蠅們聞到圣殿里傳來的血腥味,奮不顧身的向天堂飛

幾頭豬為上帝祖宗一事發生了激烈的爭執

以至于豬腳相向,豬們可能忘記了餓

一頭豬操另一頭豬的娘,一頭白豬咬另一頭黑豬的奶頭

黑豬指責白豬想玩同性戀游戲,白豬嘲笑黑豬的奶味太腥臭

一頭躲在豬圈角落的花豬默默的念叨密咒,它的胯下很快長出翅膀

上帝夢到了自己啃上了豬腿,上帝嗒吧著嘴,嗒吧著嘴

書童的手依舊摸著修女的酥胸,直到把手指都摸麻木了

兩名修女享受著天倫之樂,香汗和體液汪汪的流淌

把堆在水晶床上的圣經都泡濕了,此時此刻上帝揉著惺忪睡眼醒來了

 

上帝醒來一看圣經浸泡在水中,大喝一聲,分三腳把修女踢下了床

上帝的心潮澎湃,血脈賁張,目光璀璨

上帝吩咐小書童馬上點燃圣火烤圣經

一名落荒而逃的真主來到上帝的身后,央求上帝救救他

上帝責備他每天清晨不讀經光習武有什么用

幾條巨蜥就嚇成這樣,真是圣殿里的廢物和膿包

打豬草的圣女背著一筐子苜蓿邁進了圣殿

她的女仆遠遠的在后面跟著,圣女來到了豬圈旁

群豬們立即停止辯論爭斗,餓紅的眼神直直地盯著圣女的藤筐

圣女開始喂豬,一把一把的把苜蓿撒向豬圈

筐子里還有好幾條白苜蓿花變的巨蜥

群豬們激動得直叫上帝萬歲,餓虎撲食般的撲向苜蓿和巨蜥

群豬們快活地吃著苜蓿,很快啃掉了巨蜥的頭,巨蜥的腹部,巨蜥的尾巴

圣女這時才意識到自己的手指需要包扎

她叫女仆迅速的飛到人間藥房購買創可貼回來

叮囑女仆順便購買點紅藥水,購買點太極指南,購買點蝴蝶標本

還有拓撲學,還有咨詢一下社會主義的愛情觀和資本主義的婚姻論

殊不知圣女的女仆患上了憂郁癥已經半年有余,圣女只顧養豬

忘卻了圣殿里許多日常細節,包括女仆對某個圣徒的暗戀

群豬們興高采烈的吃著,一邊吃一邊思考上帝的祖宗問題以及上帝能否萬歲

很多豬打算吃飽后到地獄旅游一番

群豬們都知道,地獄里住著魔鬼,還住著馬克思、尼采、黑格爾和希特勒

上帝祖宗問題和上帝萬歲問題這幫混球應該知曉謎底

地獄的牢獄里關著李耳、玄奘和釋迦牟尼,他們靠搖骰子度日

圣殿里的豬算是開了一回眼界,看來魔鬼的修養和素質都比上帝高

地獄比天堂有文化,地獄很注重文化教育和普及

上帝總是為真主和諸神們讀經,要求圣殿的學徒從事煉丹

叫圣女放下高貴的身份在圣殿里養豬

地獄里還經常舉行法制講座,讓投奔地獄的陰魂

重新溫習一下人類的秩序和倫常

圣殿里終日云開日麗,豬崽慢慢長成豬玀

豬婆搖身變為豬精,豬有時也對上帝惡言惡語

上帝如果對豬發點脾氣,豬就商量著報復的手段

豬自動在豬圈里爆發豬流感,圣殿里迅疾進入恐慌和癲狂

豬瘟釀成天災,豬嚎叫匯集成驚天霹靂

圣女在圣殿的豬圈旁跟豬談判,讓豬收起這些影響天堂和諧的把戲

圣殿里的疾病無論如何盛行,圣殿里永遠不存在死亡

圣殿因為圣而永恒,圣殿里因為永恒而圣

 

圣女的女仆從人間的藥房購藥回來

一下子變得紅光滿面,胸口起伏得像吃了春藥

圣女的目光變得異常警惕,把女仆從腳大量到頭

希望找到蛛絲馬跡,女仆向圣女透露了一個關于豬的機密

自從豬前往地獄旅游以后,豬在地獄里和魔鬼商量

希望地獄里也蓋一座美麗的豬圈,養些豬

地獄里有的是豬草,還可以用馬克思的資本論喂豬

用尼采的悲劇喂豬,用唐僧肉喂豬,用道德經喂豬

用叔本華的表象學和生命意志力喂豬,甚至可以把柏拉圖剁成情感草喂豬

豬吃得白白胖胖,豬可以研究地獄構成和天堂原理

豬到哪圣女也到哪,女仆自便,可以去人間的精神病院做心理醫療

豬認為圣殿的塔尖有一面嘩嘩作響的黑色骷髏旗

地獄的過道上有許多畫著黑色骷髏的皮鼓

牛鬼蛇神們在日上三竿后就一個勁的敲鼓,一個勁的吶喊

喊些啥,科學、哲學、文學,估計誰也不知道

圣殿和地獄都由骷髏做圖騰,地獄和圣殿應該擁有相同的祖宗

是一個形似的組織,豬甚至懷疑上帝和魔鬼是一母同胞

豬感嘆著上帝和魔鬼的母親一定是個尤物,血液里綜合著宇宙的所有能量和屬性

圣女和她的女仆在豬圈旁小聲的耳語

上帝已經從圣殿的圣壇上下班回到了圣餐廳

上帝喚來了一個圣廚師,讓圣廚師按照他夢境里的情形紅燒豬肉

圣廚師立刻行動起來,先用圣經把一鍋圣水燒得沸騰

圣廚師帶著三名小圣徒到豬圈抓豬

圣廚師脫掉圣袍,拿著一根墨綠的圣繩

圣女和她的女仆不停的耳語,女仆的聲音猶如針尖一樣刺著圣女的耳鼓

兩名陪上帝睡覺的修女哭喪著臉從圣殿的側門出來

其中一名氣質差的修女被磕掉了一顆門牙,氣質好的修女懷抱一只鸚鵡

上帝的小書童押送著她們,滿眼晃動著邪念和淫蕩

上帝猥瑣似地看著圣殿里的一切,諸神們神色鎮定,天堂里萬里無云

真主們正在把那些無用的圣經裝進貝殼作廢品回收

時至正午,圣廚師即將到達豬圈的那一刻

奇跡突然發生,圣殿里天崩地裂,圣殿里的豬圈瞬間下沉

被圣女一手養得白白胖胖的豬玀,朝著上帝大喊一聲

“謝謝飼養,我們先環游一圈宇宙,然后從天堂重新投胎去啦”


2011-08-29


【簡介】徐慢,六十年代生于江蘇連云港。《活塞》詩歌主持人。現居上海。

 

更新時間:

全部評論()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
腾博会诚信为本在线 - 腾博会官网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