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人卷

2012/4/23 0:00:00

【新世紀長詩大展與評論·文本(23)雨人長詩】


《夢游》


第一章:3月6日,雨,我第一次到m心理診所。

蜘蛛像修道院的隱士

耐心編制

一張網掛在空中

有幾條魚在水中游動。

水漫進了房間

它吊下絲到水里

我不得不抬起腳

防止被咬。

這時,我動了殺機。

 

你也許就是那只蜘蛛,一只寫作的蜘蛛。你別無選擇:

沖破這張網,或者被吃掉。

 

這雨如同湖邊的垂柳

古希臘悲劇里靜默的合唱隊

她蒙著面紗

誘使少年溺水而亡。

 

美如直視蛇女的面容

變成石頭。

俄底修斯通過鏡子的折射

側面地看。

 

這就是我選擇心理醫生的原因。上高

中時,有一個我暗戀的女孩,她暗戀

著另外一個男孩。她給他寫情書,他

交給了班主任。后來被父母送進精神

病院,像持續高溫下的高壓鍋,崩潰

了。我到醫院,她不認識我了。他們

給她打針、吃藥、動手術。切除了控

制感情的神經,像狗一樣閹割。

 

打印機的碳粉快沒了

我讓張敏灌一下粉

不用換硒鼓

張敏說,現在惠普公司給打印機

設置了記憶

不是原裝的,灌上粉

它也不認。

嘿嘿!想想都可怕

這個世界。假如門把有了記憶

抓你的手

樓梯有了記憶

一腳踩空

道路有了記憶

設下陷阱。

衣服有了記憶就更麻煩了

你無法甩掉。

 

假如金屬有了記憶,而你沒了記憶。

我們看電視新聞里

伊拉克、阿富汗戰爭

好像在看美國大片。

 

人是機器。一塊白板。初始化的電腦。所謂靈魂就是內嵌的程序:

聽黨的話,永遠跟黨走。祖國啊!母親!

那時我們還餓著肚子,說要解放全世界,救美國人民于水深火熱。

現在想想就可笑。

 

        祖國崛起。

        女人崛起屁股。

 

你沒有經驗,她崛起屁股,你看見粉紅的

兩瓣陰唇,你先用手捅,這是醫生教給你

的。婚前必讀,按圖索驥,是這個部位,

不會錯。醫生說到隔壁房間操作,你不能

忍受像動物園的動物一樣被人觀看。濕濕

的,有點緊,插入,滑滑的,像滑梯,緩

緩推,如注射器。

 

如此重復,妙不可言。比如小孩子彈彈珠、

跳房子、過家家。她對手的撫愛在一次次性

愛的重復中豐富,沒了初夜的恐懼和不安。

 

第二章:4月8日,陰,我第二次到m心理診所。

 

我處于無盡的考試之中。從小學考試到中學、大學考試再到上班后

全國職稱外語考試。填寫各種表格和卡片。我總是答不上,抄傍邊

的吧,可周圍人做的卷子都與我不同。等下課鈴,可下課的鈴聲一

直不響,是打鐘人睡著了?一陣風吹過,卷子上落滿毛毛蟲。

 

毛毛蟲毛毛蟲毛毛蟲,毛茸茸的

東西讓人毛骨悚然。它是不是這

樣它是不是這樣它是不是這樣,

在不斷的圍繞目標的旋轉中,失

去靶心,慢慢的慢慢的慢慢的變

成鰻魚,讓人惡心,滑溜溜像蛇

纏繞你的身體。四邊形的魚四邊

形的貓四邊形的河流不穩定還是

三角形固定。一個目標。一條直

線。一把槍。

 

她無意說出槍的事,在一次酒后。看那領導敢欺負我,我老公

有一把槍。上個月,他入室盜取錢財,下樓碰到迎面上樓的人,

他二話沒說,抬手一槍。

 

我記得上小學二年級的時候,有一個叫慎

文的同學。在一次課間,在地下用粉筆頭

畫了一把槍,玩了一會,又在傍邊,寫上

毛主席今天老師教會的字。被部隊來的教

導員看見,定性為反革命語標,惡毒攻擊

偉大領袖。當著我們的面被押走了。

 

某年某日。大雪。

楊修看見曹操寫下“雞肋”二字

便讓曹仁拔營撤灶

準備返回魏國。

問及何以知道,他說曹丞相寫的“雞肋”二字

表示棄之可惜,食之無味。

不如撤軍。

曹操得知大怒,殺了楊修。

 

某日。明月當空。

一個文人興之所至

在詩中寫下

“日月為我證心”。

日月和之為“明”

分明有反清復明之心。

殺無赦。

 

我見到刀就害怕。把家里的菜刀、水果刀都放在我看不見的地方。

你知道嗎?徐渭晚年喝醉酒無意識下把老婆砍了,詩人顧城在一個

島上獨居,一天早晨用刀捅了妻子。

 

少女給櫥窗里的模特

換上新衣

一群沒有五官

和無法消費的陰道。

一朵大麗花

染上兔疫。三瓣嘴姑娘。

 

雞血石。雨花石。

有變態之美。

梵高割掉自己的耳朵遞給女招待。

 

尼采說詩人

與瘋狂相鄰。但

不是瘋子,盡管尼采

發瘋了。

這個世界

發瘋了。89年聲援的學生成了動亂分子。

90年醒悟過來,出國的出國

作生意的作生意,上研究生的上研究生。

95年南巡講話,在深圳

全國人民坐火車、飛機、輪船搶購股票。

98年黑貓白貓抓住老鼠就是好貓

各地紛紛集資,結果卷款跑了。

2000年摸著石頭過河,圈地、建開發區

十朵金花、十朵銀花,變成枯葉黃花。

2008年國外金融風暴,中國形勢大好,

房地產一片紅,老百姓一輩子的積蓄只夠買一個廁所。

2010年糖高宗、姜你的軍、豆你玩、蘋什么。

2011年地震、海嘯、核危機。嘿嘿!這個時代讓你活不起也死不起。

 

“是生存

還是死亡,這是個問題”,你遇到人生最難的一場考試。

 

張獻忠入川

在考場立一個標桿

高于標桿的東西

一律砍掉。

低于標桿的東西

一律砍掉。

 

沙沙沙、嗖嗖嗖、噠噠噠、砰砰砰、嗷嗷嗷、喵喵喵、噓噓噓、

哈哈哈、嗚嗚嗚、殺殺殺。

 

第三章:6月9日,晴,我第三次到m心理診所。

 

小時候用臉盆養了一群

小魚。后來小魚一夜之間都變成

一艘艘巨大的巡洋艦。我帶著這

支龐大的艦隊在海面上乘風破浪

那是無限的大海是我的故鄉。

 

在這一端是小小的玉米粒

在另一端“彭”一聲巨響

迅速膨脹。

在短暫的時間

身體成長而你的心處于孩童

是一個令人迷茫的

矛盾體。像大象闖入瓷器店

龐大的身軀顯得可笑而笨拙。

 

在他少年成長的過程

經常出現

“一個巨大裸體的女人

懸浮上空”。

電影中外國女子長著金色的陰毛。

金色的圣山。

金色的天安門。

池塘里的金魚

變成美麗的姑娘嫁給書生。

 

我那時迷戀數學老師,她剛畢業不久,看上去比我大不

了多少。上課我無法直視(做夢時我對她射精了。盡管

一片漆黑,我不清楚下面是什么樣)。故意搗蛋,考試做

錯,讓她補課。快畢業了,她用手弄亂我的頭發,“你

可要好好考啊!”。

 

老師問長大了干什么,當

科學家、解放軍

開飛機、駕飛船。而這一切像吹出

的泡泡,一個個

都破了。我什么也干不成,總是失敗

一切都應該

變好,一切都應該不是這樣,一切不

應該都是這樣

打開送來的禮盒,一個個都是空的空

的空的一根棍

子彎曲彎曲曲曲彎彎直到咔嚓一聲折斷

 

那是不是丟臉和

早熟的聲音。公雞背母雞。

騎竹馬,繞床頭。一次飛行,抓住彗星的

尾巴。喇叭花吹喇叭。小老鼠嫁花貓。擔貨郎

買果果,美得你把小妹妹,畫出一朵花,一朵云,讓你夠

不著。干著急,急匆匆,黑野豬,把好端端的一籃子草莓糟蹋了。

 

你躺下

像翻了的卡車四腳朝天。

他想起姐姐

的宿舍,掛在電線上的乳罩。

問她是什么

她笑著回答:蝴蝶。

就在今天

她和一個男子

被押著游街。

女人朝她身上吐唾沫

男人咽口水

朝她光身子上瞄

(那時沒有黃色電影)。

我吃驚于她兩腿之間飛入的黑蝴蝶。

 

你喜歡洛麗塔和蝴蝶嗎?

那時,病房外是個花園。

梔子花的味道像白色的

床單。身子很輕,陽光

如暴跳的拳頭。泥土里

的蚯蚓,花壇中的玫瑰。

他離開時在黑板上寫下

留言:你對我像傳染的

結核病。痊愈了,我不

再咳嗽。我知道他是寫

給那個護士的,字里的

含義我讀不懂。那一年

我的小伙伴告訴我一個

秘密:歷史上的武則天

看見耍把戲的薛和尚像

秤桿一樣,用陽具吊起

秤砣,封他為卷簾將軍。

我懷疑他把西游記的故

事搞混了。出院時他被

抓了。在大中午趁著別

人睡覺,他偷偷剪開一

個女生的褲襠。

 

那時我還穿著開襠褲,大人下地干活,小孩子玩家家。關在黑房

子,抓住小辮子,心跳小兔子。下面如鼻涕蟲,怎么也硬不起。作

為安慰,我給她吃紅薯干。

 

像你這么大時我父親

一年回來一次我和媽

媽生活在一起后來我

們調往北方和爸爸生

活在一起。我隱隱約

約感覺到母親和父親

吵架,好像父親以前

有一個相好。我開始

仇恨父親,希望快快

長大,遠遠離開。快

畢業那一年,我收到

父親病危的通知,我

在病房陪父親,他不

需要我攙扶,自己扶

著墻璧上廁所。后來

我返校參加畢業答辯,

路過北京,看見鐵路

兩旁停著裝甲,戰士

的鋼盔閃著藍光,我

沒有在天安門停留。

媽媽說,那一天爸爸

很著急,看新聞上宣

布學生暴動。后來在

北京上學的同學說,

早晨起來發現滴著血,

上鋪的同學已經被穿

過窗戶的流彈打死。

也在那一年父親離開。

十年后當我成為父親

我才明白父親是愛我

的,只是不愿表達。二

十年分居對他們是多么

殘忍,為了祖國。

 

第四章:7月1日,暴雨,我第四次到m心理診所。

 

在創世紀的山頂

有一個神秘的溶洞

人類的祖先不是用泥土創造,它是洞中滴落的

水點,掉到地面變成一個小人。

拼命往山下跑,這時洞里的水滴變成一股

水流。必須在水流追上來之前,逃到山下

才能生長

來不及跑走又被水流帶走

重新變成水點。

活下來的開始繁殖

這種故事要過很久再重新發生。

 

像冰層下涌動的暗流。無數張面孔在河水中流過。

像浪花翻起又消失。

 

古希臘寓言中的神把人(男男、女女、男女)像蘋

果一樣劈成兩半分為蘋

與果。男

與女。在世間尋

找自己的另一半。

俄狄浦斯陷入殺父娶母的命運。

 

連大糞中爬行的蛆蟲也會長出雙翼。

蒼蠅與蝴蝶沒什么不同。

我們討厭它

只因為它的出生地。

如同美國對阿拉伯地區

和生在歐洲的人是

不一樣的。

它們與天空中出現的飛碟

統屬飛行物。

一個近距離打擾我們的生活

而憎恨。

一個遙不可及處于想象之中而神往。

 

我在夢中發出:“啊、啊、啊”的呻吟/仿佛埋在戰壕/我為什么要編

造兩個國民黨伯父/一個駕機/死于抗日戰場/一個騎馬/死于淮河大戰/

耶穌復活/行醫/現身奇跡/必遭厄運/被科學宣布為邪教/如同嫦娥/被

登月行動驅除月宮/尼采成為女性的蔑視者和獨身主義/童年時姐

姐失身了/使他無法正視走來的女孩。

 

女營業員的曲線和行情。獨

角獸阻止我進入。我夢遺非

法闖入被判有罪。警察強迫

她承認與我發生關系可她還

是處女。清一色的紅衛兵服

裝。袖章。紅本本。雄性政

治家向她授粉。老墻至今留

著當年的語錄和紅花。周圍

是金黃的稻田被交叉的電線

分成格格。

 

孤獨時我對著花盆喊: 仙人掌。蘆薈。吊蘭。茉莉花。她們開花

但不說話。

小時候喜歡玩萬花筒。什么也沒有。什么也不是。意義的無意義。

無意義的意義。

 

你知道林黛玉是怎么死的?

天上掉下一個林妹妹

摔死的。

林彪摔死在溫都爾汗。

中國歷史誰跑的最快?

當然不是劉翔

也不是大躍進

是三國演義里的曹操:說曹操曹操就到。

 

烏鴉叫聲,嘴唇發黑。胸膛的痣

似乎養大。列入黑名單。半個月

的國民黨縣長。念他是同學,曾

經是教授。槍決時,他穿上西服

其他人犯,一律短褲。

 

你必需接受一堵墻——

生活中的2×2=4。

怎么判斷一個棍子的長度。

 

即使烏鴉開口說話,也無法理解。

過去他是同窗,現在

是共產黨的縣長。

芭蕉滴著雨珠

想起屋里的妻兒。

 

三天后接到解除鎮壓的禁令。

時間是立方體:

一回把它看作兔子。

一回把它看作鴨子。

不必在乎是地上跑的,還是水里游的。

誰會注意

佛教的萬字與納粹黨旗的區別。

 

有人酒后喝酒。

有人酒后喝茶。

就像一個人酒后說話與啞巴

交流。

一個孩子在地上胡寫亂劃

并不是字

盡管很像。

 

當我說出。

已經毀滅。

歷史,各種名詞的編織。

當我們喊:萬歲、萬歲、萬萬歲。

是游戲也是政治。

我們都是木頭人——

一不許動來。二不許笑。

 

命運就像女孩

跳皮筋。在暴力與柔情,殘酷與隱忍,遺忘與開始之間跳動。

 

馬蘭開花

二十一。

為什么偏偏是二十一呢?

不必解釋。

或為要求。或為保留。或是拒絕。或是逃避。

 

第五章:10月6日,葉落。我第五次到m心理診所。

 

有個青青的小核桃

掉下樹

掛在樹枝的大核桃是他的母親

她一滴滴地滴下乳汁

撫養著樹下的小核桃。

 

我記得小時候看日本動畫片,講龍太郎的故事。他剛出生媽媽就

不見了。那一年,鬧餓荒,懷上孩子,她把剩下的飯團都吃了。

變成了龍,生下他就走了,村里人都害怕,以為妖怪。孩子餓了

沒人喂奶,她就把一只眼睛挖下讓他含在嘴里,又餓了,她把另

一只眼睛挖下喂他。

 

她鼓脹的奶水滴到地上

到處尋找她的孩子。

一共產下九個小狗

其中七只被主人賣掉

還有兩個被主人殺了

招待客人。

客人把吃剩的骨頭

扔到她的跟前。

她臥在地上一動不動

一連三天不吃不喝。

這狗瘋了

主人只好把她沉到池塘。

 

在邊境,我莫名其妙地跟著一伙人,警察告訴我即將被炸藥包炸

死。我聽到兒子在門外敲門的聲音,我沒敢吱聲,怕嚇著孩子。

要執行了,警察說可以給家里留言,我撥通你的手機,無法接通

或不在服務區,這樣也好,我不用聽到你的聲音。

 

一塊熾熱完整的鐵

被擲在冰冷的地面

母親

你把我生在

公共廁所

在一個寒冷的冬天

墊著一張鉛印的報紙

像母狗一樣

用嘴唇把我舔干

然后

拿著兩百塊錢

把我賣掉。

 

兒子說發明一個交換機就好了,把他的童年與我的童年交換。那時

我通過一個煙盒對一個芒果的想象超過現在孩子的理解。假如父與

子、正常人與盲人、人類與動物交換一下,世界的看法就會改變。

 

醫院像歌劇院。

父親供我上學

喝劣質酒,抽

劣質煙,發現

已是晚期喉癌。

父親離去時我

不在身邊,那

時正趕上動亂。

我的孩子也在

這所醫院生的

妻子因我晚點

回家,羊水破

裂,做剖腹產。

在手術單上我

簽下歪歪扭扭

的名字。上帝

是公平的,所

有的人都有卸

妝的時候。命

運像割草機一

路開來,我們

如藏在草地里

的昆蟲四散而

逃。操作者只

看前方,看不

到下面的我們。

解放前夕,有

的人逃亡到臺

灣,有的躲到

香港,最慘的

是我堂叔,放

著大學教授不

當,去當臨時

縣長。帶著妻

兒跑到汕頭妻

子害怕坐船又

拐回家鄉。結

果被抓槍斃。

 

她緊緊抱著孩子,這已經是第二個了。第

一個也是這么大死的。她相信受到詛咒。

是孩子前世對她的報復。她用燒燙的錢幣,

印在他幼小的手臂。當她生下第三個孩子,

第一眼看到手臂上的印痕。這個瘋女人絕

望地舉起,把他扔下池塘。

 

某月某日。風吹荷舉。

騎在池塘圍壩

捏泥巴。

捏小人、小狗、小貓

坦克和手槍。

桑椹紅了

母親的頭發白了。

 

某日。微雨。

音樂讓我們成為聾子。

在火宅

幾個孩子捉迷藏

被紅布

蒙住眼睛。

每個男孩都渴望成為父親。

 

某日。

下雨。在熒幕,在現實

快樂地跳水。

可怕的雷聲。

遙遠的閃電。

樹葉向上

根須向下,繼續反生。

 

某月某日。

不期而遇

木匠的準繩。

純潔的白色無法丈量

梳頭

掉落的青絲

如風吹樹葉。

 

某日。臥病。

射向一個目標

或虛空。

游行隊伍高呼口號

鮮血凝固。

耳鳴不定。

月光下

隱伏逃亡的盜賊。

 

某月某日。讀書。飲茶。

光明的乳房

堅硬的甲胄。

大啖螃蟹

田螺、河蚌、烏龜。

不談政治和風月。

 

某日。獨自夜行。

猛犬

在守衛。

在拒絕。

穴居的鼠。尖利的嘴。

黑暗中

蹲伏不語的野獸。

 

某月某日。觀落葉,若有所失。

大街上的女孩

尚未長出陰毛。

男孩

為湖面的平靜

欺騙。

它是摧毀的力量。隨時潰決的堤壩。

 

第六章:11月1日,白露。我第六次到m心理診所。

 

我愛上一個姑娘,她活潑,任性。可她

是貧窮的流浪藝人,我們只能偷偷相愛。

戰爭開始,我就要出發,她緊緊擁抱,

她濕潤柔軟的舌尖吻著我的臉頰。在戰

場上,呼嘯的炮火,激烈的射擊,睡在

戰壕,望著星空,我仿佛聽到她在呼喚

我的名字。一次一次讓死神擦身而過,

我活了下來。戰爭結束,我們贏了,可

我一無所有。

 

櫻花盛開的悲劇不為人知。

我說菠蘿,你說青蛙。

我說鏡子,你說父親。

我說提琴,你說棺木。

 

他抱著父親的骨灰,回到故鄉。四十年了,隔海相望,相見之時

已隔黃泉。解放前夕,當地下黨的妹妹勸她留下,丈夫帶著十歲

的兒子登上軍艦,逃到臺灣,留下四個兒女帶回老家。后來聽說

他當上航空隊長,在執行任務途中,突然改變方向,飛往香港,

被導彈擊落。十年后,對外開放,兩岸通航,才知道他一直未娶。

兒子作為從大陸流亡的兒童,從小留學德國,成為海軍基地司令,

在政治風波中被迫離職,允許回大陸探望母親,把父親安葬故園。

 

從幾千里外趕回

順著老屋后面的小路爬上山坡

在堂兄的指引下

找到快被瘋長的草掩埋的墓地。

我用鐮刀慢慢地割除

就像兒時在這片山坡打豬草

燒完紙

放完炮

最后點上一根父親你生前愛抽的煙。

 

我望著山腳下的老屋

映在芭蕉綠葉叢中 

黑瓦白墻。

記得兒時睡前媽媽唱的歌

“池塘采蓮,月兒光光。

月兒團團,阿爹回來。”

現在老屋里的七、八家人都在外地

最后剩下的堂兄也要搬到縣城

許多年后

老屋會坍塌,埋沒在野草。

 

 

一切事物皆在燃燒。眼在燃燒,一切形體

皆在燃燒;耳在燃燒,聲音在燃燒;鼻在

燃燒,香味在燃燒;舌在燃燒,百味在燃

燒;肉體在燃燒,有觸覺之一切在燃燒;

思想在燃燒,思想所得之印象在燃燒。究

由何而燃燒?為情欲之火,為痛苦、絕望

而燃燒。

 

對越反擊,我第一次上場

加農炮的后坐力把我震倒

炮聲巨大,我尿了褲子。北方兵很傻,勇往直前

像割麥子,倒下一大片。南方兵滑頭

在后面,慢騰騰。

打到最激烈的時候,陰囊都快捂爛了。

越南女兵一邊奔跑,一邊脫衣

光著身子,揮舞著手。看呆了

快到陣地,從身后冒出一顆手雷。

戰士急紅了眼,見到活的東西

不管是老人、小孩,還是雞鴨鵝,奔跑的豬牛羊

沖鋒槍掃射,對準掩體、坑道、洞穴、房屋

像燒會打洞的耗子一樣,用火焰槍燒。

繳獲的戰利品是以前支援的大米、槍支和彈藥。

悲哀的是當初我們是國家的英雄,死了那么多戰友,

現在建交了,和平了,說算就算了。

 

第七章:12月3日,寒流。我第七次到m心理診所。

 

在抗戰時期,鬼子兵把我們一群人關在一個巨大的地下通道,工

程隧道四通八達,沒有糧食和水,必須能準確地選擇方向和道路,

才能在短短的幾天走出地道,得以逃生。這是一場死亡游戲,我

們像一群在下流水道中的老鼠,必須在水流到來之前逃走,人們

拼命奔跑,那里沒有陽光,只有無邊的黑暗,仿佛我們永遠也走

不出這個無底的隧道。

 

砍柴人遇到

一窩虎崽

活像一群可愛的小貓

逗了一會

他想起一個絕妙的玩笑

 

把虎頭割下

用樹枝接上

好似一個個都在安睡

 

虎媽媽回來

忙把小寶貝親吻

一個一個

虎頭落地

 

在林間小路安上暗器和毒箭

眾人趕到

只見母虎、獵人和那砍柴人

躺了一地。

 

一切指向存在的疼痛。大霧天葉子上的露珠。

不得不生。不得不死。“不得不”被強迫。

被放置。

他們在一盒煙里

裝進蝴蝶、艾滋病村、孤兒、礦難

而不是平常

一支可以抽的煙。

 

爸爸回來給老師帶幾盒煙,那時都抽自己卷的土煙,給我帶回蘋

果、香腸,南方吃不到的東西。您用省下來的糧票買回大米面粉

從遙遠的玉門往家里帶,整整三大袋子,你哪里來的力氣。媽媽

一個人帶著我們姐弟四人,吃不飽就自己開荒種紅薯。媽媽解放

前夕嫁給父親,窮苦人家,劃入地富分子。伯伯是小官僚,快解

放了,把家產賭博完了,一個人逃到香港。嬸嬸說她孤兒寡母,

老太太和我母親過,把家產都給我們,應該劃為貧農。后來隨父

親到了茂名,58年遇到自然災害,老家鬧饑荒,死了不少人,

母親說給家里的侄兒寄一些錢和糧票吧。嬸嬸給我們寄來一些曬

干的紅薯秧。當兵的在淮海大戰中為了搶吃空投的一張大餅吃一

口槍斃一個一張大餅死了十多個,剩下的逃到臺灣。子女自然是

敵特地富壞分子。中國自古有血統論株連政策龍生龍鳳生鳳老鼠

的兒子會打洞。不能上大學不能參加工作老老實實在家務農改造

至于像我姐夫因為他爸爸是大官是統戰對象自然就安排在縣城。

 

至于茅盾、老舍、曹禺、沈從文、何其芳政治上洗腦,沒寫出像

樣的作品。魯迅死得早,沒有成為批斗對象。

 

當我游歷地獄

目睹設計精巧的行刑機器:

挖眼、割耳、劓鼻、掏心

斷頭、裂肢、剝皮、抽筋

所有對肉體的侮辱。

這時再談論天堂,就是罪過。

 

孩子生病住院,生活一下打亂。別人帶著孩子晚飯后散步而我騎

車奔波于醫院和家之間。帕斯卡耳說:人的精神偉大得超越于天

地之間,而人的生命又是多么脆弱,就像湖邊的蘆葦。

 

第八章:1月20日,大雪。我第八次到m心理診所。

 

我回到故鄉,那里的一切都與這里不同。桌子腿自己會移動,人

們可以在天上飛。我好像坐在教室,聽到一個老師講課,我隨手

在紙上寫上“黃蝴蝶”,教室里邊到處飛滿了蝴蝶,像朵朵撒落在

空中的杏花。我又在紙上信手寫出“落葉”,教室里的地面上落滿

了枯葉,這時老師氣沖沖走來。我感到自己被落葉壓在底下,喘

不過氣來。

 

差一點就抓住歷史的尾巴

拽出一頭大象。

在明朝萬歷年間

白花花的銀子從西方流入中國。

從海上

茶葉、瓷器流向歐洲。

多么美好的時代!

教室里

如貝的記憶。絲綢般光滑的海面。

黑色的辮子。射雕英雄傳。

 

上生物課時,講到生殖系統老師就跳過去。

我們幾個對著圖表反復研究,也沒有弄明

白。快畢業時,脫光身體,做體檢。乳房

發育正常、蛋蛋大不大、包皮翻了沒有,

像市場上買牲口。我看見女同學一個個臉

紅著出來。

 

那一天在值班室

電視機里的雪花。啤酒瓶里的泡沫。

讀到“開花的野豌豆”

淚流滿面

 

每當深夜我拎著空酒瓶

看著睡夢中的你

如此陌生

我們已經三個月沒有做愛。

 

我是從窗口上看見的,那時我住在招待所單身宿舍。床上四條腿

纏在一起,像蛇一樣,具體干什么看不太清楚,我的心狂跳著。

我偷偷讀過黑太陽,描述那個女的不穿內褲,掀起裙子就干。他

們關上所有的門和窗,沒有時間沒有太陽的升起和降落,讓我喘

不過來氣。那時我認識老丁,說藝術那玩意就是子宮,就是做愛。

地球就是巨大溫暖的子宮。在第一屆現代藝術展中,他把避孕套吹

出一個個無數的白色氣球。他說,可以帶你到太空旅行。

 

來到一片海洋

海面上到處生長著碩大的花莖

盛開火紅的花朵

我沒有見過這么多這么多的鮮花

我和另外幾個伙伴在花頸上跳躍、奔跑

鮮花在我們腳下顫動。

海風吹來

花叢像海浪上下起伏。

 

他喜歡聽崔健的搖滾。一無所有。

跟著感覺走。自由之路。存在的

虛無。吃了啦。啦了吃。

一切皆有可能。

你騎上自行車到在郊外旅行。

 

這絕對是騙人的。哪怕是向毛主

席保證。莊子說,乾坤一鳥籠,

世界一沙鷗。曾何幾,杞人憂天、

南轅北轍成為現實。掩耳盜鈴、

反恐、自由大行其事。一葉障目,

向前看,向錢看。你只能活著才

能愛才能恨或者忘掉。我來到恒

河岸邊,沙灘在夕陽下蒙上一層

金黃。泱泱的河水也染上夢幻般

的色彩,溫暖的河水漫上我的身

體,我看到一群牛的脊背在閃爍

隨著波浪起伏。

 

十年陳釀。三十年陳釀。

味道不同

但這已不關乎釀酒師的技藝。

 

我擁有一個叫烏鴉的少年的現實的烏有。作一個無用之人吧!

作一個無用之材吧!比如法國泡桐,法國很浪漫,泡桐很疏松。

每天夏天會長出很多毛毛,飄得到處都是,鉆進你的眼里,鉆

進少女的短裙里,沾花惹草。草地上還留有你壓過的印子。風

兒像橡皮擦會擦掉你的秘密。我遞上絕交書,因為他泄露了我

姐姐的秘密。在南陽盆地,巴掌大的地方,沒有秘密可言。像

泥潭里的青蛙,整天呱呱亂叫。我有個寫詩的朋友叫魔頭貝貝

他說寫詩就像畜生在做夢。還有個畫畫的老丁,畫畫就是焚燒。

現在老丁老了打不動雞了畫不出畫了。

 

畫面被一塊石頭擊

中,起伏的波紋讓

毛主席的畫像扭曲

像一張撒開巨大的

網。那是一種需要

那是一種需要需要

祖國的花朵一朵紙

疊的白花。在毛主

席逝世那一年,我

們疊了上百朵花戴

在胸前。隨后發生

了唐山大地震,死

了很多人。在二十

年后的克拉瑪依臺

上一個人拿著話筒

喊:同學們不要動

請主席臺上的領導

先走。領導都走完

了,大火籠罩了整

個劇院,幾百名祖

國的花朵和園丁就

這樣燒死了。

 

張波死了。大學畢業沒幾年,從自家樓梯上摔死(是失戀自殺

還是神經失常),另一個同學阿力瘋了,炒期貨時他老打電話,

說有一個高干子女在追他,后來他又說,老覺得有警察在跟蹤

他,再后來就真瘋了。

 

讓他們把黑豬毛里的白豬毛挑出來把白豬毛里的黑豬毛挑出來

時間有的是,在監獄、在精神病院、在單位。他穿的窩窩囊囊

老婆跑到外地打工,提前退居二線,老婆回來了,女兒上班了

搬進140平米的大房子了,早晨刷牙,磕一下,又窩窩囊囊死

了。還有退休的老劉,在一次歌頌黨的大合唱上,一激動,心

臟病突發,等急救車送到醫院斷氣了。

 

一了百了,留下夏洛蒂的床底之爭。上學那會我給她寫過一封

信,說她像那遼闊的海岸,我是那一朵小小的浪花,不知她能

否擁入懷抱。她只給我寄了一封明信片,正反兩面什么也沒寫。

十年后,我在收拾東西時,發現有一角翹起,撕開,里面有字。

我看都沒看,撕了,扔進紙簍。

 

多么可笑的愛!墻上的懸掛

鬧鐘左右搖擺,在一次次猜

測中懸掛。海德格爾說,對

此可以懸而不議。達利說,

時間是你正在吃的一盤大蝦,

從深海里打撈。佛洛依德說,

人類的文明史就是性史。福

柯說,世界是一座環形的監

獄。我們要為我們的預言、

詛咒、夢境負責嗎?如江中

怪獸,含沙射影。不,我們

是弱小的蚯蚓。生活在黑暗

中,在各自挖掘的隧道(也

許是墳墓)中孤獨。也許會

有打通的一天,在給孩子買

玩具時我在想。籠子里的小

白鼠,踩著旋轉的輪子,原

地不動,又絕望地無限往前

奔跑。


2011年6月


【簡介】雨人(1966-),廣東平遠人。現居河南南陽。

 

更新時間:

全部評論()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
腾博会诚信为本在线 - 腾博会官网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