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德卷

2012/4/23 0:00:00

【新世紀長詩大展與評論·文本(27)老德長詩】


《搞》


搞是個什么詞

 

搞不僅僅是個動詞

還有點名詞的意味

說這話的是王小美

她是個幼兒老師

對詞語有一種天然的感應

而小張卻認為

搞只能是動詞

一邊動手

一邊把自己弄得很高

是中國典型的象形文字

當時我們在一家小酒館喝酒

她們爭論不休

我在一旁笑道

急于為自己辯解

我沒搞過

不知道搞是動詞還是名詞

你很壞 王小美說

而小張則說,你真壞

 

很多年前

 

龐華寫過一篇中篇小說

就叫《搞完了》

從他的語氣中來看

整個過程就像搞得很艱難似的

最后 還是

搞完了

 

搞什么搞

 

說這話的是個瞎子

在一個漆黑的夜晚

他對一個聾子說

而這個聾子

并不領會他的話

還在暗地里

不停地搞

其實那天

天并不黑

太陽真的很大

 

小戴說

 

能搞就搞

不能搞的別搞

這是個原則

比四項基本原則還原則

切記

 

世界上總共有多少種搞法

 

沒有人做過統計

但所有的搞都是一個過程

老白的高明之處

就是足不出戶

就可以搞定許多事情

而我呢在這方面是個腦殘

總是把許多事情搞得亂糟糟

搞得自己不敢抬頭見人

比我更腦殘的人

還沒開始搞

就讓人家發現了蛛絲馬跡

 

搞不定

 

搞不定自己

絕不能把自已搞砸

 

怎么搞得沒事吧

 

那天半夜

小張打來電話

急匆匆地告訴我

一個月來了兩次月經

怎么搞得沒事吧

我幾乎是很專業的告訴她

月經不調

荷爾蒙過盛

還有另一種可能

陰道里殘存異物

小張說 流氓

我說 這不流氓

這只是一種科學分析

 

你想怎么搞

 

說這話的是李書記

而對面的楊區長一時語塞

不知怎么回答

問題是由舊城改造引起的

因為要趕時間

楊區長想強制拆遷

而李書記的方案是分片包干

區領導牽頭做好幾個釘子戶的工作

該出錢就出錢

讓拆遷的工作和諧進行

楊區長已調動了公安和城管

聽到李書記這話

只好通知公安和城管

取消行動

 

搞沒搞

 

十日搞十人

千里不留名

事了拂衣去

誰知搞沒搞

 

搞破鞋

 

我遠方的族親

三十多年前因為搞破鞋

被人抓去游街

和他一起游街的還有一個年紀比他小一點的女人

脖子上掛著一雙破鞋

這當然并不是

搞破鞋的全部

搞破鞋的真正含意

嘿嘿

我不告訴你

 

你到底想怎么搞

 

在洗浴中心

鄭先生和陳小姐

己經洗得干干凈凈

陳小姐把門反鎖之后

問鄭先生

你到底想怎么搞

鄭先生笑著說

我不想怎么搞

只想你舔舔

我的屁眼

 

誰搞得鬼

 

記得上個世紀最后的一天

為了迎接新仟年的到來

我和王小美來到了星期五酒吧

喝了很多酒

還和鄰桌的吧友

聊了很久的天

在半夜的時候

我打電話給高翔

叫他過來喝

他說明天還要加班

討論一個酒店的設計方案

我突然感到有點孤獨

想走

王小美問我怎么啦

我說沒怎么

王小美說 我給你唱首歌吧

好哇 就唱《掌聲想起》

孤獨站在這舞臺

聽到掌聲響起來

我心中有無限感慨……

當王小美在掌聲中從T臺下來

一屁股坐在我身邊

猛地又站了起來

誰搞得鬼

王小美一邊摸著屁股一邊說

吧椅上盡是酒

把我的屁股全搞濕了

 

還說搞

 

廉頗老矣

尚能搞否

不搞白不搞

搞了也白搞

不搞真意思

就搞新意思

廉頗尚此

我輩何哉

 

搞錯了

 

這是警察老王

給我講的一個故事

三十年前他在派出所當片警

有一天夜里

一對雙胞胎姐妹來報案

姐說她被妹的男朋友強奸了

妹拿出了一條內褲

上面還有殘存的精液

我們把那個小伙子抓來

挺文質彬彬的一個男孩子

還戴著一副眼鏡

審后我們才發現

他和妹妹談戀愛

卻和姐姐上了床

關鍵一點

他自己還不知道搞錯了

今天和妹妹上床的時候

還說著那天和姐姐在床上的事

最后犯了流氓罪

被判了二十年

 

誰搞了誰

 

這幾天世界杯四分之一淘汰賽

把我的生物鐘搞得黑白顛倒

昨天和水筆賭球

橙色軍團把五星巴西送回了家

我輸了一桌酒

今天阿德大戰

我又賭阿根廷贏

但網上一則消息讓我突感不妙

說是馬拉多納搞了德米凱利斯的妻子

這個阿根廷的中后衛

說不定今夜會放水

好在賽前老馬出來澄清

世界杯期間我沒亂搞

德米凱利斯的妻子伊萬格琳娜也說

誰搞了誰

賽后才知道

 

愛怎么搞就怎么搞

 

這是一種很自由的搞法

也有一種理想的成份

王小美就說了

偶爾為之

要看地點 時間和條件

小張也說了

那得先把自已搞醉

阿里娜早就說過

一生中愛怎么搞就怎么搞

也就那么幾回

我卻說

隔墻有耳

 

另一種搞法

 

就是把事情搞大

這一點農民工小王比較厲害

老板克扣他工資

他就爬到快要封頂的屋頂上

說是要跳樓

公安消防隊來了都無濟于事

他就是坐在屋頂上不下來

后來老板拿著錢

跪著 求他

他才下來

下來了之后

他二話沒說

買票回家過年去了

事實證明

這種搞法比較成功

 

還有一種搞法

 

就是隨便搞

這是一種交易

常在KDV和夜總會發生

過程有點敷衍了事

當然夫妻之間

也常這樣

 

搞了再說

 

這是一種不負責的搞法

后患無窮呀

這種搞法多半發生在青春期

歷史上也有個案

比如晚年的毛澤東

就搞了一場文化大革命

讓我們深受其害

 

再說搞

 

源于湖北方言

是一個萬能動詞

搞不清楚

搞球不懂

瞎搞

搞什么搞

搞什么飛機呀

搞個鳥

惡搞

搞莫名堂

 

你是怎么搞的

 

張總把畫冊摔在我面前

隨口說出這句話

還說這次臉丟大了

在國際博覽會上出了丑

畫冊上的公司名都搞錯了

我只能灰溜溜的拿起畫冊走人

再不敢給他提印刷費的事

 

還得繼續搞下去

 

唐納說

酒店搞不成了

面臨著諸多問題

沒有發票

客人也日見稀少

還有潛在的官司

光設備裝修

就投了幾十萬

無論如何

還得繼續搞下去

 

在別人博克中發現的一段話

 

搞字

從手

高聲

在甲骨文沒發現

在《說文》中也找不到

白話文之后

這個字才異常活躍

男人喜歡搞

女人習慣被搞

搞來搞去

樂此不疲

 

搞對象

 

蚊子喜歡蒼蠅

又不好意思表達

只好叫蜜蜂當紅娘

蜜蜂對蒼蠅說

這是沒有辦法的事

誰叫你們有共同習性

你就讓它叮一口吧

蒼蠅就讓蚊子叮了一口

這一口叮得好癢

好球舒服

蒼蠅離不開蚊子

在一個節日里

它們終于舉行了婚禮

成了一對小夫妻

 

王小美說

 

老白那個人還是挺然搞的

昨晚搞了那么多酒

還能開車

我說 我也很能搞

有時候喝多了酒

就什么事情也搞不成

王小美說 這不是酒的問題

而是你今不如昔

我說 也不能這么說

那時我們挺二的

應該是昔不如今

 

水筆還想繼續搞下去

 

盡管很難

但開弓沒有回頭箭

生活就是這樣

你不搞它

它就要搞你

任意好已經精疲力竭

搞還是不搞

確實是個頭疼的問題

不知阿斐搞得怎么樣

搞了這么多年

竹籃打水一場空

但也享受到了一種美妙的過程

我已經搞慣了

停不下來

但愿一輩子能搞下去

搞不下去也沒關系

我會抽支煙

望著墻壁

 

如果搞是萬能的動詞

 

那么干 弄 日

又是什么樣性質的動詞呢

語言學家為難了

他們對詞根和詞性

可以長途販運

對于約定俗成的詞語

卻拿不出自已的主見

王小美說 干

還是不好 太粗魯了

小張說 弄

太物質化了 弄了半天

也沒有什么聲響

阿里娜說 日

確實是個美妙的過程

但總是叫人難以啟齒

我說,那還是搞吧

這樣大家都比較亢奮

 

計劃性的搞

 

總比沒有計劃性的搞容易成功

但人這種動物很怪

總以為自已比別人聰明

其實并不想搞

可一個眼神不對

就搞了起來

這種搞缺乏理性

搞得不小心

就會家破人亡呀

但我爸不這樣認為

他說

此時不搞

枉為男人

 

小張總喜歡從后面搞

 

彼此太熟了

面對面地搞

大家會不好意思

還是從后面搞吧

這樣可以搞得很深入

還可以不顧廉恥

 

東搞西搞

 

這是男人的毛病

女人有這種毛病的人也不少

比如王小美

有時喜歡和我搞在一塊

有時也會和其它人搞在一起

我問她為什么要這樣搞

王小美只是笑笑

并不回答我

 

毛澤東就搞得很成功

 

至少在他生前

死后呢

讓歷史去評說吧

 

搞完了

 

好不容易搞完了

并沒有一種滿足感

身心疲憊

等緩過神來

又想接著搞

龐華就說

搞了和沒搞一樣

但搞了總比沒搞好

這里的搞

包括錢

包括某個事情

當然也包括女人

還有其它


2010年7月2-6日初搞

7月8日再搞


【簡介】老德(1962-),江西南昌人。著有詩集《本色演員》。現居南昌。


更新時間:

全部評論()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
腾博会诚信为本在线 - 腾博会官网是多少